1. 当前位置:原生家庭网 >原生家庭影响 >

少年的你原生家庭环境 为什么不想回归原生家庭

1 少年的你原生家庭环境 为什么不想回归原生家庭 原生家庭影响婚姻关系吗

“热锅上的家庭”这个书名实在有趣,当看到这个书名时我们基本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热锅上的蚂蚁”,我们知道“热锅上的蚂蚁”是用于形容人心里烦躁、焦急,坐立不安的样子。我想这也是将本书命名为“热锅上的家庭”的一个重要原因吧——“生病”了的家庭,又何尝不会让人着急呢? 《热锅上的家庭》是2015年1月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后浪出版公司”出版发行的图书,作者是美国的奥古斯都·纳皮尔及卡尔·惠特克。作者用生动细腻的语言为我们讲述了布莱斯一家的具体情况,非常具有代表性地向我们揭示了“家庭”对于我们个人而言的重要性。家庭中的某一个成员出现了“问题”,或许并不只是这一个人的问题,其实很有可能是整个家庭的责任,家庭中的每一个成员都极有可能存在相应的问题。 作者借讲述布莱斯一家从四分五裂,到求助家庭治疗师,最后在理解和倾听中重建爱的信仰,重获新生的过程。由书中家庭所面临的危机,向我们揭开了家庭治疗的面纱,也向我们解释了家庭中存在已久的制衡力量、三角关系以及原生家庭的影响等诸多问题。而本文就拟从原生家庭对于个人的影响出发谈谈它对我们的重要性。 父母是原生家庭的受害者都说“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孩子自出生之时,便耳濡目染着父母的一切,父母对孩子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而每一对“父母”也都毫无例外是其父母的“孩子”,如今作为“父母”的他们也曾在其原生家庭中受到或多或少、或大或小的影响。书中的布莱斯一家所出现的问题究其根源离不开卡罗琳·布莱斯和大卫·布莱斯之间的夫妻关系问题,而二人的夫妻关系问题又不得不追溯于二人各自的原生家庭影响。 ①母亲卡罗琳受外祖母的深刻影响 母亲卡罗琳·布莱斯与女儿克劳迪娅·布莱斯之间剑拔弩张的母女关系究其根源是由于外祖母对母亲卡罗琳·布莱斯的影响。母亲卡罗琳对待女儿克劳迪娅桀骜不驯的态度实际上潜藏着她过去与外祖母之间母女相处模式的阴影:卡罗琳不自觉地将从前母亲加诸自身的影响,带进自己与女儿的关系里。 卡罗琳一心想要控制女儿克劳迪娅其实是源于自己曾长期处于外祖母的强势打压之下,遭受着外祖母的怒气与挑剔。“我想我一直很怕我妈。”卡罗琳狠狠吐了一口烟说,“就像我先生说的,到现在都还想讨好她。”她停了一下。“她对我很挑剔,不时地伤害我,总是把我弄得哭哭啼啼。” “她挑剔些什么?”我问。 “哦,那不是问题。”卡罗琳生气地说,“我做什么事她都不高兴。我管教孩子的方式、我住的地方、我穿的衣服。她只要一恼火起来,生什么气都不重要。” 而卡罗琳与其母亲之间的这一切“矛盾”其实都对卡罗琳与女儿克劳迪娅的相处模式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哪怕她们之间的这种相处在卡罗琳看来完全不能划等号。也正是因为二者并不是完全等同,其实反而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问题所在。 由于卡罗琳在与其母亲的相处中一直处于遭受母亲挑剔与怒气的弱势一方,长年处于被强势一方的各种打压之下。故而在与其女儿克劳迪娅的相处中,自己或由于发泄积压多年的“负面情绪”,或模仿母亲教育子女的态度,在不自觉中便将与女儿的相处发展成了“剑拔弩张”的关系。卡尔微微笑一下,“这就是我的意思。是很不一样。就好像你事先安排好,让克劳迪娅用你从来不敢对抗你母亲的态度来反抗你、贬低你。 “所以在这支舞蹈里,你成了你母亲,克劳迪娅变成了那个想站出来和母亲吵架却不敢的你。” “事情可能远比你借由女儿进行替代性的反叛还复杂。在克劳迪娅开始贬低你的时候,在你脑海里她就变成了你的母亲——你知道的,打击你,挑剔你。于是你有了孩提时候的感觉——挫败。” 所以母亲卡罗琳实际上是其原生家庭的受害者,长期处于外祖母的强势打压之下;而在其与女儿克劳迪娅之间“失败”的母女关系中,卡罗琳其实也比较“受伤”。如此一来,可以说卡罗琳肩负着与母亲相处的悲伤以及与克劳迪娅冲突的双重痛苦。 ②父亲大卫活在祖父母的阴影之下 父亲大卫·布莱斯与母亲卡罗琳·布莱斯之间的夫妻关系一直处于比较疏离、不够亲密的一种状态,而这种不够亲密却是源于大卫从小受其父母相处模式的影响。祖父亚瑟·布莱斯与祖母伊丽莎白·布莱斯的婚姻是大卫对待自己与卡罗琳婚姻关系的唯一示范。而祖父与祖母两人都是属于那种不会把心里的想法表达出来的人,祖父受其父亲的影响,祖父的父亲因为生活所迫工作繁忙,唯一能让祖父感到自己与父亲亲近的方式便是像父亲一样沉迷于自己的工作中。 而祖母又由于祖父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工作上,没有时间和自己亲密而不开心,想要和自己的丈夫亲密,可是祖父又会觉得妻子的这种“黏性”让他很难受。如此循环往复,祖母与祖父之间非常疏远,而祖母也非常痛苦。 这一切又都深深地影响着大卫,祖母会向大卫抱怨祖父,祖父也会向大卫控诉祖母。大卫夹在中间,非常担心自己父母的这种情况,甚至想要搬家去帮忙解决父母的问题。同时,也因为父母之间的这种婚姻关系影响着自己与卡罗琳之间的婚姻。大卫原生家庭的人际关系非常复杂,祖父亚瑟一心扑在工作上、与妻子伊丽莎白不够亲密的状态都是源于他的父亲迫于生计、努力工作与其母亲不够亲密的影响。同时,也因为祖父常年在工作场上的“交际方式”使他在家里也是不善于表明心迹的一种状态。而祖母也因为常年不会表露自己的心迹而不仅与丈夫亚瑟越发疏远,就连与女儿芭芭拉(大卫的妹妹)之间的相处也很不愉快。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对大卫产生着潜移默化的影响:工作上,大卫的父亲即祖父想要借着一样努力工作的状态与自己的父亲亲近,而大卫也是如此模仿祖父沉迷于工作的状态,想要用自己在工作上的成就吸引自己父亲的关注。 “但你和大卫很难相处,原因是你和你父亲并不亲密,无法提供给你良好的模板。” “除非通过工作!你父亲做得半死是因为他被生活所迫。唯一使你感到和父亲亲近的方式就是如法炮制。大卫也一样,他甚至有意借此取悦你。” 而不是利用父亲的关系“搞特权”,因此得知自己的工作是父亲所提,便十分恼怒。“爸,对工作的事我还很生气。我知道是你一手安排的,一发现这点,我就觉得自己简直任人摆布,也被人轻视了,仿佛我不够优秀,没办法靠自己找到一份工作!” 生活上,大卫的父亲即祖父因受他的父亲与母亲之间相敬如宾,不够亲密的状态影响,自己与妻子伊丽莎白之间也是一种“疏远”的状态,故而大卫与妻子卡罗琳之间的婚姻关系同样如此。 你父母的婚姻怎么样?”卡尔将话题转开。 “一样,我知道得不多。”老人承认,“他们相敬如宾,但距离相当远。他有他的天地,她也一样。他们从不吵架,可是也很少交谈,我以为是没时间。” 而大卫由于能够感受到母亲伊丽莎白的“痛苦”,担心她的状态,又害怕她出事,于是便想要搬家至父母身边,如此一来又更加深了与妻子卡罗琳之间的“矛盾”。父亲与母亲都在受各自原生家庭的影响,而对待着自己的小家。不论是祖父模仿着其父亲的状态,父亲模仿着祖父的状态;亦或是祖母在回避其父母的过分亲密同时又渴望与自己丈夫亲密的矛盾状态,母亲受外祖母影响与女儿克劳迪娅剑拔弩张的母女关系。甚至正如女儿克劳迪娅所说,祖父与祖母之间吵架的样子都与父亲与母亲吵架一模一样。 “克劳迪娅,”我微笑着说,“你以前听过这样的吵架吗?” 她兴奋得笑了出来,“简直就是我爸妈吵架的翻版,只是比较文明一点。” ——这一切的一切都摆脱不了他们各自所在的原生家庭的影响! 由此可见,原生家庭对于个人的影响真的是非常巨大的。因为在父母成家之前,能够接触的婚姻唯一模板便是他们父母之间的相处模式,所以这种“耳濡目染”就会作为自己成家之后的婚姻示范,深刻影响着自己的婚姻关系。 孩子是父母关系问题的替罪羊通常孩子作为家里父母权威之下的“弱势”群体,是最容易成为“替罪羊”的。父母之间有什么问题常常不是采用直接沟通的方式而是极有可能将对对方的“怨气”撒在无能为力的孩子身上。这在很多家庭中都是非常常见的。而且,一个家庭中的“替罪羊”往往还不止一个。 ①克劳迪娅是保护父母婚姻的“替罪羊” 克劳迪娅是大卫和卡罗琳的大女儿,16岁,经常离家出走,夜不归宿,甚至企图自杀。全家人都把问题焦点聚集在了克劳迪娅身上,但是却没有人发现克劳迪娅的“问题”其实并不是问题的“根源”所在。 正如克劳迪娅与母亲卡罗琳矛盾大爆发的一次,那天,卡罗琳在准备晚餐,突然她觉得被繁冗的家务压得透不过气。而家里的其他成员,却能随心所欲做自己爱做的事。她大声喊人来帮忙摆餐具。其他人都没听到,只有克劳迪娅后来不甘愿地去帮忙摆了餐具。但是,卡罗琳心想还有那么多事要做,克劳迪娅却只是摆好餐具就又不管了,于是矛盾便这样爆发了。当克劳迪娅摆完餐具要走开时,卡罗琳生气地问她,是否只打算做这些。克劳迪娅愤怒地回她,去你妈的,要做你自己做。 于是,气急之下,卡罗琳便打了克劳迪娅一巴掌,接着两人就大打出手。卡罗琳无法容忍女儿这样对自己说话。她说,如果克劳迪娅不改变对她的态度,就必须离开这个家。 但是直到后来他们全家人面对家庭治疗师的提问时,卡罗琳才说出了其内心真正生气的“点”,实际上克劳迪娅非常委屈地成了父母婚姻问题的“替罪羊”。“不错。”卡罗琳终于回答。又停顿一下,“每个人都算准我会将一切料理得妥妥当当,照顾他们的三餐、衣食住行,还有一切目常琐事。我已经很厌烦了。” 卡罗琳的火气又大了起来:“丹长这么大几乎没有自己挂过一件衣服!他应该拿垃圾出去倒,可是我已经懒得再唠叨他,干脆就自己倒。劳拉,也许还太小,但她应该可以摆摆餐具。”“那你先生呢?”我微笑着问,“你没跟他说洗碗的事男人也能干吗?” “他?”卡罗琳瞧着大卫,声音混合着怒意和惊讶,大卫帮忙做家事的想法令她觉得十分突兀,“他才不会这么委屈自己呢!”她挖苦他。 其实这是非常常见的场景:妈妈一个人在厨房忙着一切,而其他人都在自顾自地玩自己的,这种对比之下总是会让妈妈觉得非常委屈,因此充满怨气。可是怨气又总得要有一个发泄口,于是克劳迪娅便为其提供了这个“发泄口”。 卡罗琳觉得自己被全家人利用,满是怨气;而克劳迪娅觉得自己被母亲当作替罪羊,充满委屈。故而二人相撞,便出现了大打出手的一幕。 ②丹成为父母婚姻冲突的第二个“替罪羊” 丹是卡罗琳与大卫的儿子,11岁,是克劳迪娅的弟弟,劳拉的哥哥。 经过家庭治疗师的治疗后,随着卡罗琳和克劳迪娅母女关系的缓和,克劳迪娅的问题得到了局部解决。但是不久后,丹又成为了父母的又一个替罪羊。事情要从克劳迪娅的自行车开始说起,有天晚上,丹原本已经躺在床上了,在睡觉前突然想起第二天要借姐姐的自行车。他想让父亲大卫替他写张字条,可是大卫却让丹自己下楼写。就在这个时候,母亲卡罗琳又开始喝令丹赶紧睡觉,不准下楼。 “所以当我出来向楼下的爸爸大喊的时候,妈妈也在另一个房间大喊,要我上去.....去睡觉,她说留字条的事实在很蠢。所以我又对爸爸大喊,请他到楼上我的房间,然后爸爸就......开始正要上楼来。这时妈妈又叫他不要上去,说这实在太蠢了,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该上床还是怎么办。” 这就让丹很矛盾,陷入了两难的局面。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听父亲的下楼去写纸条,还是该听母亲的赶紧上楼睡觉。他就又问父亲大卫。大卫完全没有跟卡罗琳对话商量,却只对丹说,让他自己决定要不要下楼。“后来我就问爸爸可不可以下楼,爸说可以。所以我就下去了,可是我知道妈妈一定在生气,我也觉得......有点害怕我问爸爸可不可以写字条,他叫我尽管去写。那个时候我很担心妈妈可能会惩罚我,可是我还是去书房找了张纸。接着妈妈大声说我最好不要写,她说我应该上床了,不然她就要我好看。那时我真的很害怕。” 左右为难的丹感到很崩溃,似乎原本是三个人之间发生的一起冲突,最后却全部要丹一个人来承担。 “而丹没有办法处理那种左右为难的处境,所以那天晚上他几乎崩溃。他不知道该听爸爸的,还是妈妈的。”我继续说:“如果丹选择听从任何一方,结果将是,他成为父亲或母亲的搭档,而父母之中的另一位将会成为孩子的一方。”就这样,原本是大卫和卡罗琳之间意见不合,可是二人却直接把“烫手山芋”扔给了丹,要丹自己来决定他究竟应该听谁的。表面上看来,大卫和卡罗琳之间并没有对话,而实际上是夫妻二人不敢坦诚相待,直面冲突。他们把丹夹在中间,让他当传声筒,间接地表达对彼此的不满。 而再进一步仔细研究他们之间的这种冲突模式便会发现丹现在是取代了克劳迪娅曾经的“替罪羊”位置,成了父母不愿直面二人冲突的第二个“替罪羊”。 “你们从前很可能就是用这种方式对待克劳迪娅的,然后丹是第二个替罪羊。除非你们愿意坦诚地处理你们的婚姻问题,否则丹可能会一直倒霉下去,再不然就是把压力转到劳拉头上,或者又回到克劳迪娅身上。” 一直保持沉默的克劳迪娅,此时又好奇又怀疑,便说道:“你的意思是丹恰恰接替了我原先的角色吗?” “是呀!”卡尔说。 这种情况不知道会不会让大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哪怕不是同样的事件,但是仔细想想是不是在布莱斯一家的情况中看到了自己家的些许影子?原本是父母之间的问题,可是最后总是无辜的孩子成了“替罪羊”。 家庭成员直面问题才能重获新生正如前文所述,布莱斯一家最初都把所有的问题聚集在了克劳迪娅身上,但是却不知道克劳迪娅的问题实际上是源于卡罗琳和大卫之间的夫妻关系问题;而卡罗琳与大卫二人的婚姻关系又不得不追溯于他们二人各自的原生家庭影响。①直面问题: 大卫方面: 从小到大,大卫的爸爸总是想操控他的人生。大卫认为,自己所找的这份工作也是他爸爸一手策划,把他当三岁小孩。而且,他们家的相处模式使他痛苦。大卫夹在父母中间,妈妈会向他抱怨爸爸,而爸爸会跟他控诉妈妈。 大卫父母的相处模式,就是极力维持表面的和平。大卫的家庭关系,缺少人性化的互动和表达,感情疏远。大卫与卡罗琳的相处,也像极了他的原生家庭。 卡罗琳方面: 卡罗琳的母亲是个老师,性格坚强,家里基本靠着她支撑,同时她也会就此不断提醒着卡罗琳的爸爸。她是一个脾气非常暴躁的人,十分强势,家里没有人敢惹她。同时,她还很挑剔,会把气撒在所有人的身上。卡罗琳的母亲对她很挑剔,一直伤害着她,卡罗琳从小到大都处于被母亲不断挑剔与伤害的环境之中。甚至挑剔的内容并不重要,就是有关卡罗琳的一切都有可能成为她母亲挑剔的点。用卡罗琳的话说,就是“她只要一恼火起来,生什么气都不重要”。 而卡罗琳一直很怕母亲,所以在母亲吵她的时候,她从来都不敢顶嘴。同时也正是由于母亲一直以来对她的挑剔使得卡罗琳非常沮丧、挫败。 夫妻双方: 丈夫大卫与妻子卡罗琳之间一直在逃避夫妻二人的婚姻问题,不愿意直面二人的冲突,总是让孩子夹在中间为难,共同将问题聚焦于孩子身上转移注意力,从而学习自己父母维系婚姻表面和谐的方式来维系着二人的婚姻。 ②重获新生: 只有当家庭成员意识到家庭问题所在并决定全家总动员接受治疗,同时齐心协力直面并解决问题,最终才能使全体成员“恢复健康”,走上各自的正确道路,使家庭归于真正的和谐状态。 布莱斯一家正是在治疗师的帮助下,从开始的内心抗拒再到后来愿意吐露心声,直面每一个人的问题根源,同时愿意配合治疗师接受相应的治疗,所以才使得最后情况好转了起来。 由于了解了大卫与卡罗琳各自的原生家庭对他们的影响,治疗师便让他们邀请各自的父母到场来进行沟通。 大卫将自己的父母成功邀请到了现场,配合了治疗师的提问之后,治疗师向大卫的父母指明了他们的婚姻问题,以及他们对儿子大卫的影响。此后,大卫的父母就两人的问题,接受独立的家庭治疗。而大卫经过父母参与的治疗,也开始梳理自己的问题。大卫的改变,由于得到了原生家庭的默许,也使他变得更有力量。就这样大卫在原生家庭的帮助下,慢慢地开始摆脱原先僵化的人际关系,变得更自在,更能享受生活。 而卡罗琳由于无法邀请到自己的父母到场,因此选择了治疗师合作,进行了两个月的治疗。 在治疗师的帮助下,她试着让自己的情绪释放出来,试着释放自己的沮丧。直到后来自己能够直面问题所在:她了解,一个童年时期受到父母强烈攻击的人,终其一生都将陷入沮丧和不断挣扎中。同时也能针对自己的问题采取相应举措:但现在她觉得问题已经有了更进步的观点,她也能针对问题采取一些措施行动。如此一来,丈夫大卫因为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方式使得自己更加懂得享受生活;妻子卡罗琳渐渐摆脱家庭的束缚独立了出来也开始有了自己的生活。这也就使得夫妻二人渐渐地找到了适合二人的相处模式,在成为更好的自己的同时也将夫妻生活过得更好。 布莱斯一家的家庭问题的根源——夫妻的婚姻问题,解决好了之后,其他问题也随之迎刃而解了。克劳迪娅已经是大学生了,弟弟丹也不再是替代克劳迪娅作为父母婚姻问题的第二只“替罪羊”了。一切都这样步入了正轨:妻子接纳沮丧,丈夫享受感性,孩子各奔前程。 小结布莱斯一家的治疗案例就非常鲜明地说明了原生家庭对个人的影响:原生家庭可以成就一个人,也可以毁灭一个人。正如卡罗琳与大卫的“症状”是源于原生家庭的影响一样,如果不及时加以治疗,那么原生家庭就会这样毁了他们;而同时他们不断地再让自己的孩子成为“替罪羊”这又是使自己的孩子毁于原生家庭。如此恶性循环,只会不断让各自的孩子为原生家庭所累。 相反,布莱斯一家最后的好转也都是源于原生家庭配合治疗,共同努力的结果。大卫在原生家庭的帮助下恢复了“健康”,克劳迪娅和丹也在卡罗琳和大卫的配合治疗下走上了“正道”。 在家庭治疗师看来,每一个家庭都是一个系统,系统的正常运作离不开每一个环节的正常运转,如果任何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那么都有可能影响整个系统的运作。《热锅上的家庭》这本书犹如一面镜子。它庖丁解牛式地再现了布莱斯一家接受家庭治疗的全过程。使得我们可以从中看到自己,或者家人,抑或是与家人的相处模式。同时,通过解读布莱斯一家治疗的过程,又能够使我们由此生发一些自省,随之从布莱斯家庭的治疗案例找到一些自己所遇矛盾或困惑的解决方案。

少年的你原生家庭环境 为什么不想回归原生家庭

之前电视剧《都挺好》窜进了大家的视野,它以原生家庭为题材,讲述了深受原生家庭折磨虐待的女主苏明玉(姚晨饰演)成长的生活历程,戳中了无数女人的心。这个热播的电视剧,讲述的是一个女人在不善待自己的原生家庭里面,如何忍受挣扎、觉醒反抗、回归和解的一个过程;给那些深受“重男轻女”的原生家庭影响的女性启示,如何在原生家庭的影响下力挽狂澜,活出自己美好人生的姿态。今天我们探析一下“姚晨式”的苏明玉是如何在恶劣对她的原生家庭里走出去,让自己的过上“都挺好”的生活呢?姚晨:摆脱糟糕的原生家庭,收获幸福的婚姻,给已婚女人几个忠告!1、不再被动忍受,挣脱原生家庭桎梏 苏明玉虽是家里的小女儿,但是在家里却得不到任何疼爱,感受不到一丝温暖;强势母亲和懦弱父亲的组合,让她这个重男轻女的家庭里,成为家里免费的保姆,以及她两位哥哥迈向成功的“垫脚石”。她在这个家里,任由母亲责打怨骂,就像一株孤零零的野蛮生长的小草,但是这并不阻止她追求向阳的空间,去追逐更好的生活。在她与母亲的不公大吵一架之后,在上大学时彻底与家里断绝联系。这很“姚晨”。国际级NLP大师李中莹老师曾经说过: “在你被家庭关系损耗的过程里面,当你没有足够的支持性资源时,你首先要做的事是把外界的负性刺激降到最低,这个外部行动的调整,是解决问题、停止耗竭的第一步;它的目的,不是为了让你与家庭对抗或者满足自己的报复心理,而是为了给自己腾出足够喘息的空间,不再被动的忍受,陷入永无止境的损耗里。”虽然现实生活中,我们不能向苏明玉那样,很姚晨式地果断与家里断绝一切联系;但是我们至少可以在面临伤害和痛苦时,第一时间要远离那些让自己充满负能量的环境,与家人拉开一定的界限感,停止家庭对你的压榨与负面影响。也许只是搬到另一个住所,给自己找一份工作;或者只是跟认可你、善待你的朋友接触沟通。也许只是给自己找点事情转移注意力,比如看书画画、出去旅游、培养一些兴趣爱好等等。反正无论如何,原生家庭已然不能改变,我们能够改变的就是,脱离原本让我们“负面成长”的桎梏,找到能够滋养我们“正面成长”的能量资源,给予自己一个独立施展拳脚的空间。2、觉知自己的信念,反抗现实的残酷 苏明玉虽然处于恶劣的原生家庭的生长环境中,但是她没有向这股恶势力屈服,她在家里处处压迫,在学业上却一路花开;她全然不顾母亲对自己的漠视,即使烧掉自己的房间,依然镇定自若地备战高考。她在情感上受尽挫折,但是依然拥有自己的内心信念,她要努力学习,考上最好的学府;她要冲出这个家庭的“情感暴力”的牢笼,她要走出去,证明作为女子的实力,争取获得与男人一样平等的情感权利。只有那些缺乏信念感的女人,才会相信“一个人的家庭就是一个人的宿命”的言论;她们把自己不良的处境全部归咎于原生家庭,她们在原生家庭里抱怨、挣扎、煎熬,但是又没有迈出去的意志与勇气。其实,能够真正主宰一个人命运走向的,并非是外在的环境因素(比如原生家庭、比如婚恋关系、比如天灾人祸等等),而是内在的因素——你自己所追求的那个自我。心理学家曾经说过:“每个人都至少有三个自我,一个是由基因决定的自我;一个是在环境与文化影响下的自我; 还有一个是由我们自己所追求的人生目标与价值所定义的自我;而最后这一个,才是最重要的、完全属于自己的自我。”苏明玉觉醒原生家庭对自己的束缚,觉知自己心中的信念,才能在恶劣的环境下不为所动,坚持自己的追求;不但用以转移了负面情绪的宣泄,同时也是对残酷现实的一种有力的反击,让那些看低自己的人当头一棒。 3、放下怨恨的执念,与原生家庭和解 与家人断绝关系,逃离出去的苏明玉在外面努力打拼,让自己的生活和工作风生水起,但是她能够真正意义上的摆脱原生家庭了吗?并没有。心理学家弗兰克·卡德勒说: “生命中最不幸的一个事实是,我们所遭遇的第一个重大磨难多来自家庭,并且,这种磨难是可以遗传的。”在得知母亲去世的时候,苏明玉回来全程操办葬礼,表面上她漠视母亲离世的事实,内心里其实却也是掺满了苦恨交加的情绪;但她没有一味地压抑自己的伤痛,放弃原生家庭的“羁绊”,而是选择了接纳、和解、回归。她主动负担母亲葬礼的所有消费、接受孤苦的父亲过来与自己一起住,带父亲血拼购物,悉心照料生病的父亲等等;在与家庭和解的过程中,苏明玉反而感觉到亲情在流动,心灵上得到了救赎与治愈。“原生家庭亏欠你的,你最终要靠自己找回来,即使不能原谅,也要学着放下,最后与自己和解。”与糟糕的原生家庭划清界限,并非就能彻底走出原生家庭的阴影,那只是暂时地转移内心的伤痛,不能彻底化解内心的执念;只有接纳现实,觉知自己,成长为独立自主的女强人,才能守住自己原则的同时,恰当处理与家人的关系,与家庭的怨恨和解,拥抱过去伤痛的自己。心理研究发现,过去的创伤,其实无法用来预估人们未来的社会生活功能,只有当人们对这些创伤性的经历有负面的回应时,才与负面的未来生活联系在一起。我们不应该在原生家庭的伤害里面,自我苛责、自我隐藏,让它成为自己争取美好生活的“绊脚石”;而是将其接纳、放下、和解、治愈,让它成为自己人生奋斗的“垫脚石”。电影《风雨哈佛路》: “我为什么要觉得自己可怜?这就是我的家庭,我的世界。我甚至要感谢它,它让我在任何情况下都往前走。我和其他人来的世界不一样,我没有退路,我要更努力,更努力地把自己推到另一个世界中去。”这是女主莉丝的内心呐喊,她从小生活在贫民窟,父亲酗酒暴力,母亲精神失常,吃不饱穿不暖的她,却始终不放弃自我,坚持努力最终改写命运。事实上,每一个人多少都存在原生家庭上的问题,愿每一个经历过“原生家庭”问题的你;都能找到与自己及家人和解的方式,斩断家庭命运的不幸轮回,拥有深度的情感关系,活出更自在的人生。持续关注我@心理学大咖集结号一起品人间心理情感!

2 少年的你原生家庭环境 为什么不想回归原生家庭 女孩摆脱原生家庭


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孩童时期所有的“幸福感”来源于自己的爸爸妈妈,然而如果家庭最终演变成了“爹没爹样,妈没妈样”的状况,在这样环境下成长的孩子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一、调查表明,亲情错位下的孩子的幸福感会直线下降曾有这样的一个故事,小男孩的在一个“放养式”的家庭中成长,他的爸爸嗜赌成性,一旦在牌桌上输了钱,就会立刻急匆匆回到家,把家中比较值钱的东西拿去换钱,有的时候在家中找东西被妻子发现,还会对妻子拳脚相加,在男孩父亲的生命中只有赌博没有家,他对孩子的生活和学习从来也不关心,对孩子的身体及心理方面从来不在意,他没有一天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男孩的妈妈是一个酒鬼,当她被男孩的父亲打骂之后,每天都会用酒精麻痹自己,有的时候喝醉了还会会动手打男孩,有的时候男孩周围的邻居看不下去了会出手保护这个受伤的男孩。 日子一天天过去,男孩最终适应了这样的家庭环境,最后这个男孩长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但是他承袭了他爸爸妈妈的一些不良习惯和性格,他在为人处事方面吃了不少亏,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够谈婚论嫁的女朋友,结果因为自己种种不良的行为,活生生将这个女朋友气走,本以为一生都会无依无靠的他遇见了生命中的另一半,他的妻子用实际行动来抚平男孩曾经受到的伤害,陪伴男人一起走出那段不堪的童年往事,这个男人最终意识到童年的不幸不能转移到孩子的身上,因为孩子是无辜的。对于每一个孩子来说,幸福的源泉都来源于原生家庭,但如果“爹没爹样,妈没妈样!”这样环境下成长的孩子能好到哪里去呢?家长的不作为,家长的不负责造成家庭分工的混乱,给孩子造成永久性的伤害!那么原生家庭错位对孩子的成长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二、亲情错位下孩子会产生哪些负面影响1、心中严重缺乏安全感 在孩童时期,孩子的安全感来源于爸爸妈妈,在爸爸妈妈的关心和呵护下,孩子能够茁壮的成长,但是一旦家长出现了“爹没爹样,妈没妈样”的情况,家庭就会缺乏明确的分工,孩子感受到不到家长的爱,心中会因为安全感的缺失而感到患得患失。2、产生心理上的疾病 为什么现如今的社会出现那么多的“问题少年”“问题少女”,归根结底是家长忽视了孩子的心理健康,所以家长对孩子的教育,不能只做到知识教育,家长还应该更加关注孩子的心理健康,像“爹没爹样,妈没妈样”的教育环境下成长的孩子很容易出现心理上的问题,所以家长需要担负起家长的使命和责任,除了孩子日常生活中的教育之外,还需要关注孩子的心理健康。3、阴晴不定的性格 好的性格是孩子打开社交圈的一把“金钥匙”,而孩子良好性格的形成与家长的行为息息相关,每个家长都是孩子成长的一面镜子,如果家长出现“爹没爹样,妈没妈样”的行为时,家长就不能很好地起到榜样的作用,不能引导孩子养成良好的性格,反而会让孩子学习到家长身上不好的缺点,对孩子的成长产生不利的影响。每一个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健康快乐的成长,为了避免孩子在“爹没爹样,妈没妈样”环境下成长,家长们要尽自己最大的可能给孩子更多的安全感、给孩子更多的爱。 注: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少年的你原生家庭环境,为什么不想回归原生家庭,猎狐原生家庭

3 少年的你原生家庭环境 为什么不想回归原生家庭 老公看不起原生家庭怎么办

苏珊·福沃德在《原生家庭》中曾这样说:“有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有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其实原生家庭对一个人的影响真的很大,最明显的就是他们很难好好谈恋爱并走进婚姻。 有机构曾调查过100个婚姻濒临崩溃的案例。受到原生家庭影响的53%,其中50%以上的人来自父母常年吵架,酗酒,有外遇,有家暴的经历的家庭。 每一个人都是带着原生家庭的心里烙印开始自己成长历程的。而我,也正是如此。高中时,父母关系日益紧张,亲眼目睹了他们的争吵,而等待我的,是一个更大的打击:父亲出轨了,出轨对象是我的高中家教老师。那一刻,对于一个十六七的孩子而言,造成影响无疑是最大的。总以为随着时间流逝,我会拥有甜甜的恋爱,幸福的婚姻,可当我走进婚姻时,强烈的不安又让我把原生家庭的痛带入了生活。我不相信他是爱我的,无论他怎么表示,我都无法相信,甚至不惜用极端的手段来测试他对婚姻的忠诚。但很幸运的是,他用自己的行动,多年不变的关心,化解了我心中的不安,焦虑和担心。 通过自己的事情,也让我明白了,原生家庭对婚姻的影响真的很大,但我们可以学着去慢慢化解治愈。当发现自己情绪开始有很大波动时,一定要告诉他,我需要冷静一下,我们等会再谈,适当控制;时刻分清此刻和过去的界限,不要让过去的伤痛纠缠在当下的婚姻中;在感情中,学会寻找良性的情感互动,解决问题的根本。现在,我们也有了自己的宝宝,但我却没有延续父辈婚姻的不幸。和老公早早达成了默契。“不把工作情绪带入家中;不当着孩子的面儿吵架争执;大胆表达自己的想法;时常对对方说我爱你”同时,也向孩子释放:你的家庭很幸福,爸爸妈妈很相爱,也都非常爱你的信号。 最后。愿大家都可以勇敢的走出原生家庭的束缚,努力创造属于自己的婚姻幸福之路!

 随着原生家庭的概念被不断普及,似乎每个人都能说出自己身上的某些问题是从哪来的,但是如果只是了解到这,不去更加深入研究如何自我疗愈,那么这个概念的普及,似乎成了另一种无形的伤害,并且开始大肆蔓延。 比如网络上很多相关话题都聚集了大量的年轻人,他们相互慰藉、共情地讨论、也讨伐着父母们的种种“恶”行。 不可否认,很多父母的确在照顾子女方面做得很过分,比如虐待、打骂教育、挫折教育等等,使这些孩们直到结婚生子后都无法摆脱原生家庭带给他们的影响,以致于生活及工作中处处受挫。 多年来压抑在内心的愤怒,如果以这样“公开讨伐”的方式来相互抱团取暖,将会带来更大的问题。这些人很可能会持续在这寻找安全感、慰藉和共情,而这种“被大多数人认同及共情的”感受,会使人沉浸其中,甚至都不想从这种感受中走出来。 那么如果事情这样发展,大家把时间、精力都花在寻找共情上,那么和自己和解、接纳自我、以及接纳自己有个不完美的家庭、有不完美的父母这些问题还会及时得到关注吗?或者就被暂时忽视掉了?那么原生家庭的问题岂不成了一直存在、而没有人愿意去面对的问题了吗? 我的意思是,每个人身上都或多或少有一些原生家庭的问题,只不过有些人的问题不大,不会影响到他们未来的生存发展及婚姻生活;也有些人心理遗留的问题比较严重,可能需要求助于专业人士的力量来帮助自己摆脱这个烦恼。 但是只求把自己的不痛快都发泄出来,却没有面对问题的态度,问题就只是被放大了、而不是被正视了。 我记得之前看过一本书,叫做《亲密而独立》,它告诉读者,你需要回顾自己父母是如何处理情绪的,这将帮助你加深对自己的了解。 很多人“活不明白”,靠本能反应去面对一些问题,但是这样只会屡屡受挫,却找不到原因。逐渐对自我进行剖析的过程中,你会发现父母对待人际关系、金钱、情绪、感受及表达的方式,都会成为你需要深入探究的线索。 了解自己的思维和行为模式是如何发展起来的,这一点非常重要。当你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存在之后,你还会意识到另一个问题,那就是父母现在还没有意识到你已经意识到的这些问题。 所以不论是父母还是子女,都在饱受着原生家庭带来的折磨,那么当你了解到这一点之后,也就不会认为父母的行为是十恶不赦,不可原谅的了。 当人们一切行为都处在本能反应之中时,他们并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对于那些伤害过子女们的父母来说,也是一样的。他们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如果有,就没有如此多的伤害了,不是吗? 《好心情手册》的作者认为“我们回望原生家庭的成长经历,更多是为了寻根溯源,去分析和了解自己的心理机制,修补潜意识里的阴影与漏洞。这是为了让我们成为更好的人,而不是让我们和家人都活在对过去的怨恨中。” 我记得我母亲原本就是很喜欢女孩的,也很喜欢给我梳头发,小时候就因为她想要把我打扮得更合心意,所以常常因为梳头发这件事,导致我上学迟到。 对于一个刚刚上学的孩子而言,当然希望能够快速融入群体,最好的状态就是和其他小伙伴看起来差不多,不要自己总是那么格格不入。 所以对于因为梳头发导致常常迟到这件事,我一直是很不开心的,但是小时候也没有跟她表达过这件事。直到今天我也几乎从来不用梳子,也不爱打理头发。 除此之外,我印象更深的一点就是,我上班的时候总是会提前40分钟甚至1个多小时就到公司了,所以我不太可能会迟到,甚至总是第一个到公司。 算是有那么一点矫枉过正了吧,不过这也只是成为自己的过程而已,很正常。 有了这样回顾经历的过程,我对自己就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也明确了自己为什么有现在的一些行为。 最近几年,我陆陆续续地跟母亲聊起过很多童年的经历,我们共同在这些反反复复回顾经历的过程里,加深了对彼此的了解。 磕磕绊绊是避免不了的,但是最终我们都在持续被治愈着,并且我也能意识到我们的连结更加紧密了,隔阂也越来越少了。 因为我自己一直有在看心理学类的书籍,大概已经看过十几本都不止了吧,所以我意识到问题出在哪了,我会直接去和父母沟通,而不是另外选择一个发泄或寻找共情的渠道去抱怨他们。 也正因为我借助了很多书中提到的方法、了解了很多问题的成因,所以我才会选择直面这些困扰,同时,也给了父母了解我的机会。 因此,我真的希望原生家庭的概念不要被“妖魔化”,讨伐父母不是目的,而是自我和解和治愈,经历过这个过程,才会更加坦然地面对真实的自己和真实的父母,这个结才算是真正地解开了。 过去的问题得到了面对,才能更好地活在当下,才能成为真正的自己。



少年的你原生家庭环境 为什么不想回归原生家庭

少年的你原生家庭环境 为什么不想回归原生家庭 3.家庭环境因素也是儿童患焦虑症的一个原因。在一些家庭中,父母经常吵架,家庭没有幸福感,孩子受到创伤。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会变得失望和焦虑。

本文关键字:少年的你原生家庭环境,为什么不想回归原生家庭,猎狐原生家庭

本文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