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原生家庭网 >原生家庭对婚姻的影响 >

付首尔谈原生家庭 怎样找到原生家庭

1 付首尔谈原生家庭 怎样找到原生家庭 原生家庭带给女性的伤害

 结婚前,原生家庭应该被注重!什么是原生家庭?原生家庭就是指父母的家庭,而我们作为子女,结婚后组成家庭叫新生家庭。 原生家庭,我们无法改变,我们能改变的,是以后我们子女的原生家庭。 01 你的命运,有一半来自原生家庭。 一个原生家庭不好的人,对方父母三观不正,重男轻女,强势不讲理,再爱你都要放手,要知道,很多妈宝男、拜金女、凤凰男,还有最近闹的很热的高铁霸座哥,殴打孕妇的网红,这都离不开原生家庭的教育。 而我们的亲密关系、婚姻、情感模式,也多多少少会受到原生家庭的影响,举个例子,就拿张爱玲来说,出身名门,是个才华横溢的女人,7岁写小说,12岁发表作品,很成功,但是她的婚姻很失败。 众所周知,张爱玲有两个丈夫,一个叫胡兰成,一个叫赖雅,都比张爱玲大10岁以上。可能你会问,为什么张爱玲找的都是比她大的男人?其实,这跟张爱玲的童年经历有关,张爱玲从小便失去父爱,没什么安全感,所以,她长大后才会想要安全感,而中年男人经历的人和事多,往往会具备这一特征。 这在心理学上,可以解释为:一个人,在原生家庭里越是缺少什么,越容易在成年后找回。所以,长大后的我们,喜欢什么样的人,婚姻幸不幸福,其实早就在童年经历和原生家庭中埋下了种子。 02 别让新生家庭,成为原生家庭的续集。 崔娜是单亲家庭的女孩,从小崔娜的母亲就把所有的爱给了她,让崔娜不要忘记母亲的不易,她也很听母亲的话,成了妈宝女,而她在大学毕业后找的男朋友大勇,就是一妈宝男。 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结婚前,崔娜就想找跟她一样听话的男人,然后一起孝顺父母,但是结婚后,崔娜觉得自己过得不幸福。原因是大勇太顾婆家了,隔三差五就回婆家,崔娜就让大勇少回点婆家,大勇说,那是我家,我想什么时候回就什么时候回,你还说我,你不也回娘家了吗? 于是,两个人就经常为这事闹矛盾,崔娜的婆婆还过来帮着大勇数落崔娜,说崔娜不懂事,单亲家庭的孩子都没教养,最后,崔娜和大勇以“离婚”收场。 03 结婚前你一定要看清对方是什么样的原生家庭! 两个人从相爱到结婚,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只要到了结婚这个阶段,那就是两家人的事,如果有一方家庭不同意或对方的原生家庭存在问题,两个人仍然结合,那这样的婚姻,大多都是不幸的开始。 我认为,婚姻应该讲究门当户对,就是在“男婚女嫁”的时候,两家人各方面相当,没有很大的差异,所以,结婚前,最好门当户对。 还有,结婚前你一定要看清对方是什么样的原生家庭,毕竟,将来你是要和对方的父母相处、沟通、来往的,这个圈子你也必须融进去,它决定着你婚后的幸福。 总而言之,子女婚姻的幸福,往往和原生家庭有关。可见,原生家庭跟人品,车房,彩礼什么的一样重要,看不清对方原生家庭,只会害了自己。

付首尔谈原生家庭 怎样找到原生家庭

撰稿丨王一平 近日,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社会学家谢宇在南京大学举办了一场以“家庭背景、教育成就与社会流动:中国文化的作用”为主题的讲座,探讨家庭、教育对社会阶层流动的影响,以及跨国对比研究中所发现的中国文化的特殊性。谢宇指出,在中国,文化对社会分层影响极大。谢宇,社会学家,美国密歇根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终身教授,《知识分子》主编。主要研究领域包括社会分层、统计方法、人口学、科学社会学和中国研究,代表著作有《分类数据分析的统计方法》、《美国亚裔人口的统计描述》等。 教育如何通过阶层流动改善社会不平等? 在社会学的范畴中,关于社会流动的界定,通常以父母的社会经济地位为起点、以子女的政治经济地位为终点。从起点到终点的距离便是社会流动的程度,社会流动程度越高,也意味着社会开放度越高,对整个社会的发展也更加有益。 美国社会学家布劳与邓肯的地位获得模型则指出,父母对子女社会经济地位的影响,主要通过教育得以完成。在某种程度上,这也是社会公认的机制。而关于社会不平等,社会学家库兹涅茨的倒U型曲线,很直观地阐明了其中的发展规律。他指出,在不发达地区,社会不平等程度相对较低,随着发展的加速,社会不平等程度也随之增加。而当发展到较高水准后,福利制度随之完善,便形成了福利型发达国家。这个发展过程,正好是一个倒U型曲线。谢宇在讲座现场用数据展示中国收入不平等程度。 具体到中国而言,谢宇认为,近几十年中国社会不平等程度急剧上升。但他于2010年发表的论文《认识中国的不平等》中同样指出,“社会不平等的问题本身在当今中国不太可能造成社会和政治的不稳定”。他列举出了以下原因:中国的不平等大多由集体力量导致 (或缓解) ,而非个人。传统中国的话语体系促成了以业绩为基础的不平等,业绩被定义为增进民众的集体福利。换言之,中国人信奉业绩,以此为基础的不均分配,并不会引起太大的异议。高考、国考等选拔方式中的成绩决定论便是如此。 除此以外,当今许多中国人认为,不平等是经济发展中不可避免的后果。或者说,国人关注的焦点不在于机制本身的不平等,而是具体分配过程的不平等结果。同时,社会流动有利于促进社会稳定。在当下的中国,依靠个人努力对社会做出贡献,从而实现阶级上升这一公认机制仍然可以有效运行。其中,主要便是代际之间的流动,父母通过对下一代的投资,帮助下一代实现阶级上升,而这种投资又主要体现为教育。 因而,教育便成为不平等社会中突破阶级壁垒的主要手段,这也是寒门状元等相关话题在国内总能引起热议的重要原因。不过,在另一方面,对于新兴中产阶级而言,教育亦是帮助子女维持精英地位的重要手段。正如《小欢喜》中的父母们,即便拥有了北京户口和学区房,面对子女的高考,依然毫不松懈。热播剧《小欢喜》中,陶虹饰演的母亲一心想让女儿考上清华、北大,不理解女儿为何要选择南大。 原生家庭如何影响子女的教育成就? 众所周知,东西方文化从起源到发展都存在极大的差异。在教育领域同样如此,从教育成果上看,东西方之间差异显著。简而言之,东方学生的成绩相对好于西方学生。 根据PISA、TIMSS、PLRLS等多项评估项目,东亚学生的成绩普遍优于欧洲、北美等西方地区的学生成绩。而在美国、英国等多种族国家内部,亚裔学生的学业成绩则优于同国家的白人、黑人等族裔。 从结果上,东西方学生在教育成就上差异显著,那么,影响教育成就的因素又有哪些呢?谢宇给出了两种可能的路径: 一种是家庭 (即父母) 的政治经济地位影响了他们在面对子女教育时的态度及行为,进而对最终的教育成就产生影响。又或者,家庭政治经济地位直接作用于教育成就。而家庭对教育态度和行为产生影响的过程中,文化发挥了作用。在家庭 (或父母) 对子女的教育投资中,可分为物质性与非物质性的。谢宇指出,在研究过程中发现,相比于物质性的投资,父母的非物质性投资往往对最终的学业成绩有更为直观的影响。这种非物质性的力量,如教育期待等,正是文化在教育中的影响之所在。 另一种则是结构性因素的影响,即地域、城乡、时代、政策、师资等外在客观因素。这些结构性因素或者直接影响了最终的教育成就,又或者通过对教育态度与行为的直接作用,潜在影响了最终的教育成就。具体就中国而言,这种结构因素主要体现在城乡与地域之间。就城乡而言,城市的教育资源、成果等优于农村;而区域之间,大体而言,东部地区优于中部地区,中部地区优于西部地区。在关于中国教育不平等的讨论中,这种结构性的差异也往往是讨论的核心。电影《一个都不能少》剧照,该电影展示了中国乡村教育的种种难题。 以上述这种分析为基础,谢宇及其团队针对中国、美国及德国的相关教育数据做了极为详细的整理与跟踪调查,试图分析家庭与结构性因素对子女教育成就影响的跨国差异。具体而言,家庭因素是父母受教育年限,结构性因素则是城乡、区域、种族等问题。具体测量指标为数学得分与字词得分。 调查结果显示,在中国,相比于父母受教育年限所代表的家庭因素,城乡和地区等结构性因素对学生的学业成绩影响更大。而在美、德这两个西方国家,城乡、地域的影响相对较小,影响最大的结构性因素是种族,但整体而言,相比于结构性因素,西方国家的父母受教育年限对子女的影响更大。 更具体地讲,在中国,无论父母受教育年限如何,对子女教育问题都相当重视,且都愿意尽己所能给予物质性与非物质性的投资。因而,在内部比较中,城乡、地区等结构性因素更容易导致最终教育成就的差异。 而在西方社会,因为相对发达的社会福利制度与教育体制,城乡、地区等结构性因素不会导向太大的教育差异,父母受教育年限等家庭因素便成为主要的影响原因。父母的受教育年限越低,对子女的教育投资、教育期待也相对较低,因而最终的教育成就便相对较差,反之同理。 由此可见,在家庭因素对教育成就的影响上,东西方呈现出了显著的差异。谢宇在讲座中使用了这样一个例子来进行说明,同样在考试中获得80分 (百分制) 的中美学生,美国家长可能因子女拿到了优秀的成绩感到高兴,并以鼓励为主;而中国家长则更倾向于寻找学生丢失了20分的原因,以鞭策为主。这种差异的背后,正是文化的作用。 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教育期望亦是不同 基于以上两个部分的讨论,谢宇认为,文化的作用在家庭教育中的影响极大。因而,他以教育期望作为一种直观化的文化因素,试图探讨家庭背景对教育期望的影响。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教育期望亦是不同的。 谢宇及其团队以东亚地区的中国大陆、中国台湾、韩国和美国、德国、澳大利亚三个西方国家为样本,探讨在东西方文化背景下,家庭背景对教育期待的影响差异,以及美、德、澳等多族裔国家内部,亚裔群体与白人之间在这一问题上的差异。 最终的结果显示,在东西方的比较维度上,东亚国家或地区的父母受教育程度对“教育期望”的影响较小。无论父母受教育程度如何,对子女的教育期望都相对较高。 在讲座中,谢宇特别指出,在东亚与亚裔群体中,新生儿父母对子女的教育期望是各个年龄段中最高的。以其团队进行数据采集的甘肃省某贫困县为例,根据采集的数据,该地70%的新生儿父母对子女的教育期待是北大。 在西方国家,父母受教育程度对“教育期望”则影响极大。一般而言,父母受教育程度越低,对子女的教育期望亦越低,反之亦然。 在多族裔国家内部同样有这种差异,对亚裔家庭而言,无论父母社会地位、受教育程度如何,对子女都保有一定的教育期望,大概与白人中产阶级对子女的教育期望持平。而在白人及其他族裔中,父母社会地位与子女受教育期望成正比。谢宇在讲座现场展示亚裔学生与白人学生之间的差异。 谢宇认为,这种差异的深层次原因,正是文化的作用。文化心理学家RichardE.Nisbett从文化差异的角度提出了这样的观点,相较于西方,东方普遍认为自我是更有可塑性。即东方文化更倾向于认为,人的能力不是天生,而是后天形成,因而强调后天的努力。 CarolS.Dweok在《Mindset》 (心态) 一书中进一步指出,“心态” (即mindset) 将影响一个人的态度、行为,对学业产生影响,并在社会地位获得过程中起到持久的作用。他的研究表明,持有“能力是后天可塑”的心态的人,更容易获得成功。 HaroldW.Steveson通过对中美教育的比较研究得出了类似的结论,即在中国的教育中,普遍认为能力是后天的,而成就是持久的练习与后天的结果。 谢宇将这种文化原因进一步追溯到了孔孟的儒家思想,他指出,孔子的“有教无类”正是这种文化集中体现,即无论家庭出身如何,任何人都可以通过教育获得功名。在教育面前,机会对于每个人都平等。他并援引中国的科举传统佐证这种文化渊源。 然而另一方面,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虽然有“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这种强调后天努力的因子,但同样有强调出身与血统的“龙生龙,凤生凤”等。因而,文化对于教育有一定的作用,但现实情况未必全然符合文化的设想。不过无论如何,正如谢宇所言,这仍然是一种极具吸引力与安抚性的观念。 作者丨王一平 编辑丨安也 校对丨薛京宁

2 付首尔谈原生家庭 怎样找到原生家庭 原生家庭中家长的教养方式


鲁迅说:“父母亲存在的意义,不是给予孩子舒适和富裕的生活,而是,当你想到你的父母时,你的内心会充满力量,会感受到温暖,从而拥有克服困难的勇气和能力,以此获得人生真正的乐趣和自由。” 可是,真正能让孩子们有如此感受的父母,凤毛麟角。我们更常听到看到的,是各种关于原生家庭之伤、亲子矛盾之痛的故事。 家庭是一个很“奇怪”的存在,当我们走出家门远离它的时候,会想念它的温暖,可是当我们回到家中时,温暖的感觉又总是那么短暂,它带给我们更多的是矛盾和争吵。 有个网友控诉说,她曾经因为生病体重暴涨,她的妈妈在明知道原因的情况下,每次看到她就叫她“大笨象”、“死肥猪”,还把所有不顺利的事情都“归功于”她的胖。 工作不顺是因为她胖,恋爱失败也是因为她胖,连她妈妈在外面打麻将输了也是因为她胖!总之,胖就是一切的原罪。她的生病不仅没有得到妈妈应有的关怀,反而是无底线的打击。 母爱的羁绊:金句1.jpg那位网友说,那是一段很长很心酸很艰难的时光,她感觉在妈妈眼里,她变得不漂亮了就似乎不配活着,她曾经无数次幻想着,如果自己从未出生过该多好。 也不是没和她妈妈沟通过,但她妈妈理直气壮:你是我女儿我才说大实话!我都是为你好,省的你不知道实际情况,不知道自己究竟胖成了啥样! 她尝试过离开妈妈独自生活,可是分开一段时间后,她又会很内疚,觉得自己不该把妈妈扔在一边孤孤单单的,毕竟在她爸爸离世后都是妈妈辛苦抚养她长大。 这位网友的妈妈的确是极端了些,但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挣扎在对母亲的怨恨和内疚之间找不到出路的朋友们其实很多很多。美国作者卡伦·安德森在《母爱的羁绊》中也讲述了一个类似的故事: 那时,我八九岁,我在母亲的陪同下去看儿科医生。当我们回到家时,她对我的继父说:“医生说她很胖。”从那句话里,我听到了嘲讽、恐惧和厌恶。在我12岁时,母亲开始让我节食。我现在重读自己高中时写的日记时,能看到里面充斥着自我贬低的残忍句子——我是如何觉得自己像头猪一样我又是如何因为自己吃得太多而痛恨自己。 卡伦·安德森说,这段经历只不过是她和她母亲之间冲突的一个小缩影,她曾经深陷在这种不健康的母女关系中无法自拔。那她后来又是如何走出泥潭的呢? 母爱的羁绊:金句2.jpg《母爱的羁绊》这本书的副标题是:疗愈原生家庭之痛,做自己生活的主人公。在这本书里,作者在讲出她原生家庭之痛的同时,也讲述了她从这种痛苦之中走出来的过程和方法。 走出原生家庭之痛的方法分为三步:保持觉察,建立界限,疗愈之法。 保持觉察:你心中有没有一根让自己疼痛不已的“刺”? 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个人手臂上扎进一根尖刺,任何触碰都会让他疼痛难忍。他害怕这种疼痛,所以他拒绝任何有可能碰到这根刺的活动,也不允许任何人触碰到它。 这个人很傻对吗?他直接把这根刺拔掉不就好了吗?身体上的刺很容易处理,那扎在心里的刺呢?心里的刺引起的疼痛一点也不逊色于身体上的刺,也不容易“拔”掉,甚至我们常常都意识不到自己心里有根刺。 如果你也有每次想起都会感觉痛苦的事情,或者每次听到就觉得特别讨厌特别生气的话(比如我就特别讨厌听到身边的人说“看你这次能坚持几天”这句话),这就是属于“刺”了。怎么拔掉呢? 我觉得首先就是要保持觉察,这也是应对不良情绪最重要的环节。只有清楚地了解了自己正在经历什么,才能更好地找到处理它的方法。 感知自己的情绪之后,就要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可以做几次深呼吸,也可以将手放在心口上(这是一种让杏仁核迅速平静下来的最简单最快捷的方法,杏仁核就是负责战斗、逃跑和冻结反应的“本能脑”)为自己创造平和的心境。 然后想一想:哪些是自己能够控制的部分,哪些属于不可控范围。对于自己可以控制的部分,我们尽量做好就行了,不属于自己可以控制的部分就随他去吧!反正天也不会塌下来。 母爱的羁绊:金句3.jpg建立界限:成年人的世界需要各自的“安全范围” 那些日子过得平静自在又舒心的人,大多都拥有自己强大且合适的界限。界限是我们为自己建立的“安全范围”,它可以保证我们的生活不被过分打扰。 前文故事中的那个母亲说女儿是“大象”“胖猪”,这就是很严重的越界了。试想一下,如果是除了母亲以外的其他人说这样的话,女儿会是什么反应?我想,大概率会翻脸、骂回去,甚至“掌嘴”! 可是,当说出这些侮辱语言的人是自己的母亲时我们又能怎么办?生气翻脸有可能,但其他比较激烈的反应肯定是不会有,因为在我们从小的孝道文化里,“天下无不是之父母”是任何一个孩子都听惯了的。 在我们意识里,父母具有天然的权威,要在父母面前建立界限,的确是比较难的。但是好在,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已经有了很完善的沟通和表达的能力。也就是说,我们可以通过一些好的沟通方法来建立起这条界线。 《母爱的羁绊》中给出了两种可行的沟通方法。一是“请求-结果式对话”,即要求对方不再做侵犯你界限的事情,否则我会怎么做;二是“请求-益处式对话”,即如果对方停止做那些冒犯界限的事情,你们的关系会获得什么样的改善。 没有界限感是长期的习惯形成的,要建立起界限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保持坚定和耐心,就一定可以做得到。 母爱的羁绊:金句4.jpg疗愈之法:写下来的力量 我自己一直有写日记的习惯。说是日记,其实并不是每天都写,基本上都是在闲来无事时,或者情绪有很大起伏(大部分是悲伤、愤怒或难过、无助的负面情绪)的时候写的。 到现在大概写了有七八年了吧,已经写满很多本了,我把它们锁在一个箱子里,偶尔会拿出以前的日记随便翻翻。有时会觉得很惊讶:还发生过这种事?(当时)我怎么那么蠢/脆弱? 我发现,日记里的很多事现在都已经不记得了,也有隐隐约约想起来一些的事情,但当时写下的情绪和感受全部都消散了。我写日记有时候会哭,边哭边写,以至于本子上留下一些被眼泪滴下来蕰湿过的痕迹。这些痕迹和写下来的感受都证明了我当时的“痛不欲生”,可当时过境迁,我竟然都忘记了! 也许这就是“写下来的力量”吧!书写本身就是一个调节情绪的好方法,用文字表达的方式能够给情绪提供一些“缓冲”,可以让我们更平和地去面对当下的情绪感受。 《母爱的羁绊》作者也很提倡这种疗愈方式,书中许多章节后面都有个“写作框架”,这个“写作框架”也是这本书提供的“疗愈原生家庭之痛”的方法之一。照着做,我相信这样能帮助我们快速地从负面情绪中走出来。 写在最后 大家好,我是蔷薇,一个爱读书爱分享、长期致力于女性成长的宝妈。如果你也正深陷原生家庭之痛,希望能找回属于自己的生活,欢迎评论区留言或者私信给我,大家一起互助互暖,携手同行。 毕淑敏说:“人生所有的问题,都是关系的问题。在所有关系中,你和你自己的关系最为重要。它是关系的总脐带。” 最后,愿我们都能处理好所有亲密关系,拥有一颗坚定的心,做自己人生的大女主!
付首尔谈原生家庭,怎样找到原生家庭,没有完整的原生家庭

3 付首尔谈原生家庭 怎样找到原生家庭 几岁之前是原生家庭

马上,又是一年一度国庆日,也是一年一度婚庆时。每当这时候,有不少情侣会去见双方家长,也有不少感情稳定的伴侣步入婚姻殿堂。但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孩子对象靠不靠谱?对方家庭和不和睦?孩子婚后生活会不会幸福?都会成为困扰父母的问题。那么,为了找到合适的另一半,儿女结婚前,一定要留心对方家里的3个细节,才是真正为孩子着想。人都说,丈夫对妻子的态度,决定一个家的温度。深有同感。想起曾经班上的班花,读书时,因为长得漂亮学习又好,她在班里很受老师同学喜欢,周围追她的男生也不少。刚一毕业,当大家都开始工作搞钱时,她却选择了先成家,早早结了婚,过起了为老公洗手做羹汤的日子。我们不太清楚,婚后这几年他们的日子过得如何。只是在毕业四年后的一场同学聚会上,看到她的状态大不如前。皮肤松弛了,头发有点干枯,更重要的是,精神状态萎靡不振,坐在角落里很少说话。一问才知,原来这几年,丈夫在外打拼节节高,她一个人在家里,难免会被冷落。有时候丈夫外出出差,一走就是十天半个月,留她一个人独守空房。加上这几年经济压力大,她习惯了大手大脚的花钱,和丈夫之间的分歧也越来越大,动不动就发生的争吵,在消耗她好脾气的同时,也将一个温柔娴静的女孩,逼成了如今的面黄肌瘦。她本以为是婚后的丈夫变了,可看到婆婆与公公的相处方式,才知道,丈夫在自己面前表现的大男子主义,对自己的冷漠与掌控,全然来自于他的父亲。她的婆婆,这一生唯唯诺诺地伺候公公。如今的她,鞍前马后伺候老公,强颜欢笑。婚前的她完全忽视了,老一辈婚姻生活中的相处方式,往往会重复延续在下一辈的婚姻生活中。如今虽然懊悔,但为了刚出生的孩子着想,她也只能一忍再忍。人都说,娶妻要娶贤。但很少有人提及,每一个贤惠妻子的背后,必定有一个知冷知热,尊重妻子的丈夫。是在她低谷时愿意给她托底。是在她与社会脱节时愿意给她鼓励。是彼此的体谅和互相的尊重。如此,才能营造出一个虽不算美满,但至少和谐的家庭。所以,子女找对象,一定要看对方夫妻交往的细节,千万不要小瞧一个家庭中丈夫对妻子的细节。这样的家庭,影响的不仅是夫妻两人的相处关系,更会影响到后代的婚姻观、家庭观。一个家庭的幸福,取决于丈夫对妻子的态度。前些天,表哥和他谈了三年的女朋友分手了。原因是女方觉得他不怎么有主见,凡事都以父母的观点为重。担心以后嫁过去会受委屈,所以果断分了手。我这个表哥,从小就是家里的宝贝。因为爷爷奶奶那辈人很看重男孩,所以他一出生,家里人就欢天喜地地为他张罗了不少事情。小到今天穿什么衣服吃什么饭,大到交什么朋友读什么专业,都替他谋划好了。和女朋友谈恋爱这三年,他大事小事都要向母亲汇报,今天去哪里玩了,花了多少钱,女朋友说了什么话,穿了什么衣服,都会跟家里报备。女方虽然容忍他,但也受不了他几乎所有事情都由母亲拿主意的态度。上周末见家长,为了宣示主权,他的母亲在明知女孩对鸡蛋过敏的情况下,愣是包了一锅韭菜鸡蛋馅儿的饺子,还跟女孩说不吃不礼貌。女孩含泪吞了两个饺子后,出门就跟表哥提了分手。因为她看着家长对表哥的态度,就能大致想象出自己的婚后生活。这些年,我们见过太多父母对孩子管控太多,最终导致小家破裂的事情。也大都知道了,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父母的及时抽离,会给孩子更大的自由,也会让孩子更有责任感。看过一个视频,中秋节,女孩答应男友中秋回家吃饭。无意间发现男友跟妈妈正在商量订菜单。走近一瞧,妈妈发来的菜单密密麻麻,鸡鸭鱼肉大闸蟹,恨不得把最好的都给安排上。更令人感动的是,她不是大包大揽地自己说了算,而是耐心地和孩子商量当天菜谱。既给了孩子面子,也尊重了女孩的生活习惯。互相尊重,彼此体谅,这样的家庭,又怎么可能不和谐?人们都说,这世间所有关系都是为了相聚,唯独父母与孩子是为了分离。其实父母子女一场,不过是看着孩子的背影渐行渐远,不过是一点点学会放手,再亲眼看着孩子远行。只有学会放手的父母,才会懂得培养孩子的担当。只有尊重孩子的父母,才会知道尊重孩子的小家。所以,结婚前,请你一定要看看,对方的父母是如何对待他们的孩子。只有他们将孩子当成独立的人去看待,你才有可能收获一个有健全思想、有责任有担当的伴侣。看完了他的家庭相处细节,你还要看的,是他家人对待外人的细节。知乎博主讲了一个故事。说他朋友阿福,和女朋友已经走到了谈婚论嫁的份上,但却在俩人决定去领证的前一周,俩人突然毫无预兆地分手了。事后喝酒时才知道,说是毫无预兆,其实阿福早在半年前,就对这段感情有了些不一样的看法。他承认,女朋友对自己很好,平时下班早了,总会主动做饭,主动做家务,去了女孩家里几次,家里人也都对他很客气。直到有一次,他们相伴外出旅游。当时正值暑期,天气有点炎热,他们吃完雪糕找了半天垃圾桶都没找到。女朋友生气般地将手中垃圾丢到地上,引来环卫阿姨的不满。没想到,这时候的女朋友突然对环卫阿姨大喊了起来,说她本来就是干这个活儿的,多扫几次地怎么了?再加上前不久,女孩家人一起吃饭。席间服务员不小心上错了菜,准丈母娘便喋喋不休地数落服务员,在埋怨她愚笨的同时,还要求她给整桌免单。阿福看着女朋友和家人的反应,一时间有些错愕。他不敢相信,一个会对环卫阿姨恶语相向,会对服务人员大呼小叫的人,日后真的脾气上来了,会怎样对待自己,又会怎样对待自己的家人?看着对方家人的脾气在一次次小细节中暴露出来,阿福开始重新审视这段婚姻的必要性。在他看来,家境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是否有颗善良宽容的心。他怕对方在外人面前的情绪失控,斤斤计较,会在婚后某一次出现分歧时,尽数发泄在自己身上。深思再三,又同父母理智分析过后,他决定结束这段感情。我们老祖宗一直讲“慎独”,一个人对待外人的态度,很有可能就是他不经意间本性的流露。这也就是为什么,在结婚之前,一定要看对方家庭细节的原因。从对待外人的小细节中,你才能真正看出对方的品行修养,看到对方的操守德行。才能真正确认,对方是否能成为和你相守一生的人。 古话说得好: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你没法要求一个人完全脱离他的原生家庭去生存,那么,在结婚前,请你一定要提醒孩子,多看看对方家庭的细节。看看他的父母是如何自居的,看看他们与他人是如何相处的。看看你能否包容对方的行为准则,能否接受对方的处事方式。如此,才能真正下定决心步入婚姻。要知道,爱情会令人奋不顾身,但结婚却一定要慎重,因为它所绑定的事情太多了,它需要你在感性之余多出一点理性。如此,才会拥有一份不至于懊悔的婚姻。如此,才能在日后的岁月漫长中,同你看重的人看花开花落,细水长流。点亮【在看】,愿我们每个人都能邂逅对的人,对的家庭,都能雄赳赳气昂昂地组建自己的小家,都能幸福快乐过一生。作者周美好,食一碗人间烟火,饮几杯人生起落。 图片视觉中国、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崩溃了,真的,爸妈把我逼得不行了……下午打开某心理网站,又一则似曾相识的求助帖映入眼帘。近年来,“原生家庭”这个词越来越广泛地走进了大众视野。豆瓣上就有一个名为“父母皆祸害”的小组,网友们在这里集体吐槽自己在童年时遭受的来自父母的不公正待遇。但是,吐槽完了以后呢?有些人虽然在吐槽的过程中发泄了心中长期积攒的怨气,但亲子关系并没有因此改善,甚至因为当事人的“敏感”,而让原本紧张的亲子关系更加恶化。而更加恶化的亲子关系,又进一步加重了当事人面对现实的无力感和无助感。一些人从此自暴自弃:反正我今天的一切都是父母造成的!原生家庭之伤真的不可疗愈吗?如何摆脱原生家庭的阴影,开创自己崭新的生活?这本《走出原生家庭创伤》的书里有靠谱的答案。 离开是疗愈的开始 二十多岁的小朱,一边抱怨“老妈总是给我洗衣服、逼我相亲”,一边又觉得“虽然内心真的很想拒绝老妈的这种行为,但是不是没必要太较真?”小朱的这种说法,其实反映了当下相当一部分人的心态。他们遭受了原生家庭之伤,对父母满怀抱怨甚至是憎恨,却没有勇气离开。他们的理由看起来还“很充分”。有个二十五岁的姐姐说:“因为我要保护小我三岁的弟弟。”一个三十几岁的男生说:“我要是走了,他们(父母)要是发生意外怎么办?”《走出原生家庭创伤》里面有句话,我特别赞同: 没有任何一个成年人,需要依赖着另一个成年人才能生活。所有的“理由”,其本质都不过是:我还没有做好独立面对生活的准备。原生家庭虽然给了我伤痛,但也给了我某种“保护”,我至少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方式。因为离开,其实意味着经济上要自立、风险要自己承担、“一切后果要自负”!说起来好像很可怕的样子,但这就是成长!它的唯一的奖品,是自由!成长的过程,就好像一个小孩学会吃饭走路一样,基本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吃饭要喂、走路要抱,事事不必自己付出努力。第二阶段,已经学会亲力亲为,但还要耍赖,还想依靠他人照料。第三阶段,拒绝一切不必要的照顾。比起依赖,我更爱自由! 很多人早已成年,但其心理年龄还停留在3-5岁的第二阶段,他们想要更多自由意志,又不愿意放弃“被照顾”“可依赖”的权利。从第二阶段,迈入第三阶段,意味着独立和担当。这是走出原生家庭之伤的第一步,也是我们长大成人,拥有自由的第一步。 原谅是疗愈的关键数年前,我有一位访客。在前几次的咨询中用了很强烈的措辞表达对父母的积怨,自觉是“家庭养育的原因,才造成了我今日的性格和生活的局面。”我深表赞同,并尝试带领来访者去“理解和原谅父母过去的行为”时,却被来访者直接拒绝。来访者声称:“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他们的。”并就此中止了咨询。现在回想这个案例,我为自己咨询经验不够操之过急而没有真正帮到来访者实现走出原生家庭之伤的咨询目标而深感遗憾。 因为我深知,吐槽并不等于治愈。原谅才是。 在这一点上,《走出原生家庭创伤》一书可谓与我的观点“不谋而合”。书中说: 原谅父母指的是,我们不再记恨和抱怨父母对我们施加的原生家庭之伤……我们承认和接纳原生家庭之伤,但是我们对这些伤害不再有充满敌意的情感反应。 ①原谅是放下。姜文曾在节目中坦陈,自己怎么也处不好与母亲的关系。“老想好但老也不好,直到母亲去世,也还是不好。”没有打开这个心结,改善与母亲的关系,是姜文的一个遗憾。但在我看来,这是一个遗憾,同时也是一个“放下”的机会。 来自父母的认可、赞许和怜惜,对于成长中饱受忽视、酿成“原生家庭之伤”的人们来说,这是他们一生最想要、却几乎注定无法得到的东西。 所谓“放下”,就是不再执着于这种得不到的苦涩感受,不再用特写镜头放大这种感受,而是尝试以广角镜头来看待,放在更加宽广的视野里,接受生活中的“遗憾和创伤”。 当我们放下了这份执着,也就放下了痛苦。 ②原谅是理解。这世上没有完美的家庭,也没有完美的父母。 尽管让遭受伤害的我们很难接受,但有个事实是:对于大多数父母而言,他们已经尽己所能给予了孩子他们认为的最好的一切。 一个十二岁的男生因为逃学而送到我这里。经过了解,原来他父亲是一位军人,长期缺席孩子的成长,去年刚刚转业回家。以为终于可以“管管孩子”了,但孩子直接怼他:你都没带过我,凭什么管我? 在听了孩子的“控诉”后,我没有给孩子讲道理,也没有要求父亲道歉。而是建议父亲:先别急着“管孩子”,不如带孩子回到老部队看一看,翻出以前的相册,给孩子讲一讲,那些年,你在干什么。 三个月以后,父亲给我打电话说,孩子又去上学了,还说长大了,也想去当兵…… 日本著名心理学者河合隼雄说:“理解别人是豁出性命的工作。” 的确,“理解”是世上最难做到的事情之一。它的正确打开方式,不是说服,而是切身感受。如果我们能试着让自己置身于父母当年所处的环境和条件下,试着感受父母的感受,我们才能真正理解“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③原谅是慈悲。对于经历了创伤的原生家庭来说,受害者不只是子女,其实也包括父母。 比如说姜文。无法获得母亲的认可、总是理不顺与母亲的关系,无疑是一种“创伤”。但从母亲的角度来看,无法从儿子的成长中看到成就、获得欣慰、感受骄傲、得到满足,无法从亲子关系中得到亲密与爱的滋养,又何尝不是一种“创伤”呢? 当我们能看到“父母也是受害者”这个事实,我们的内心就会生起怜悯和慈悲。 而慈悲是一种力量,能帮我们把自己从“原生家庭的受害者”这个角色中解脱出来,以崭新的自我定义的姿态面对生活,开启新生的希望。 《走出原生家庭》一书指出: 原谅不仅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关怀和理解的角度来看待父母,也提醒我们要用同样关怀和理解的角度看待自己。 慈悲就是学会做自己内心的父母,在放下别人的同时,学会给自己爱和滋养。真我是疗愈的答案这里所谓“答案”,有两层含义。其一:建立真我是疗愈原生家庭之伤的途径和解题方法;其二:建立真我是疗愈原生家庭之伤的目标和检验标准。 《走出原生家庭》一书对“原生家庭之伤”有个定义: 任何父母对子女并非出于滋养或爱护的言行举止,或者任何父母让子女为自己的天性而感到羞耻的做法,我们都可以称之为“原生家庭之伤”。“让子女为自己感到羞耻”是“原生家庭之伤”的重要表现形式。网上有一位来访者找到我,说自己“由于整容失败,变得极其敏感多疑,感到家人、朋友、同事、甚至陌生人经常对自己指指点点,不知道该怎么办。”而另一位十三岁女孩的父亲,一边指责女儿“不懂事,执意要整容”,一边当面羞辱女儿“在小学毕业合影照上大张着嘴巴,丑陋的样子影响了整张照片的形象。”“原生家庭之伤”,一方面,让我们嫌弃甚至憎恶真实的自己;另一方面,又变成了一张面具,以保护的名义掩藏了真实的自己。而我们的痛苦,在于无法接纳真实的自己,又无法完全抛弃真实的自己。就像电影《小丑》的主角一样。一方面,他需要“小丑”的面具来吸引关注、赢得工作机会,以及隐藏压抑内心的悲伤;可是,另一方面,他又为别人仅仅把他看作一个“小丑”,所有的掌声都是献给“小丑”而不是他本人,而感到难过。他知道,自己并不是“小丑”。可是“自己”是那么卑微,“自己”竟然不如“小丑”。而解脱的唯一方法:是撕下面具,重新做回自己。重新做回自己,这是自我救赎的途径,也是自我救赎的目标。因为,唯有真我,才能散发人性的力量,打破一切枷锁和桎梏,抚慰一切创伤和遗憾;唯有真我,才能赋予生命以意义,让我们由衷感到,不枉来这人间走一遭!(2020年8月25日,云南玉溪)作者简介 彩虹心理咨询: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会员。心理咨询擅长领域:个人成长、婚姻家庭、亲子教育、情绪管理。用心理之光照亮生活,欢迎关注“彩虹心理咨询”。



付首尔谈原生家庭 怎样找到原生家庭

付首尔谈原生家庭 怎样找到原生家庭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这句话是我国家喻户晓的一句俗语。主要强调了原生家庭对孩子的影响,一个出生在优秀家庭的孩子,孩子的成长、人生也会变得优秀,反之则反。

本文关键字:付首尔谈原生家庭,怎样找到原生家庭,没有完整的原生家庭

本文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