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原生家庭网 >逃离原生家庭 >

原生家庭要高彩礼 原生家庭书籍封面图片素材

1 原生家庭要高彩礼 原生家庭书籍封面图片素材 面对不堪的原生家庭做什么

文︱秋妈育儿 为人父母的我们,早在我们还只是孩子的那会儿,其实已经对爸爸妈妈的角色有了一定的概念。 “爸爸是一家之主、是家中的顶梁柱!”“父爱是宽阔的海洋,即使在我一事无成的时刻,也会包容我,把我纳入他温暖的胸膛。”“我妈妈是个和蔼且勤快的妈妈。” 这些关于爸爸妈妈形象的话,总是如雷贯耳的出现在我们的耳边。然而,事实上的爸爸妈妈却与灌输在我们脑海的声音有些少出入: “我妈妈干活确实是挺不错的,但是她却不爱收拾家里。”“我爸爸勤快倒是勤快,可是他的勤快只在外边干活。回到家总是躺在凳子上什么也不做。”“我妈妈能干接电线、换电线的那些活,可我爸却连换个灯泡也要三问四问。”关于养儿育女,我们很多人更愿意相信专家、书本、亲友或者是自己。那我们需要具备什么样的教育态度才可以更好的培养我们的下一代呢? 教育最直观的来源――原生家庭为人父母的我们,偶尔在教育自己的孩子时感到气馁或者无力。 比如:我们常常因为和另一半争执怎么教育孩子才是正确的;也会和长辈对孩子的教育方法不一致而捉狂;或者更甚者有时候我们对老师的一些做法也会不屑一顾。 有一些对自己要求严格的父母,甚至是期待自己成为完美爸妈。为什么我们会有这样的行为呢?为什么我们会为自己的教育方法而感到焦躁?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所有的困扰源头都来曾经的原生家庭。 无论如何,每一个人总会受到父母或监护者的行为、想法、思考模式等影响。即使是自己最不苟同、最急欲摆脱的部分往往到了后来才发现,自己好像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牢牢地被原生家庭的阴影所遮蔽,就像囚禁在一座心牢里未曾片刻自由过。内心最想摆脱原生家庭笼罩最深的阴影原生家庭带给我们的教育理念、养育态度会很大的影响着已经为人父母的我们。当我们自己的养育理念和原生家庭的不一致时,我们信誓旦旦的决定,不重复父母的老路来教育自己的孩子。 可是当我们对不听话的孩子开骂时,突然发现自己责备孩子的刻薄话语,竟然与父母当年数落自己的用词如此相似。那些昔日在自己内心就像被针刺到一样的痛楚言语如今却一字一句的被自己用在了孩子身上。我们很多人认为不会体罚孩子,因为自己小时候就是被打的多了,所以当自己做父母时,要当一个好父母,要和孩子好好的讲道理,动口不动手。结果这孩子好说歹说还是不听话的时候,终究还是举起了手打孩子。 原生家庭对我们根深蒂固的养育,其实藏于我们的内心深处。探索与原生家庭的关系,提升自己的起步为人父母得我们,可以回溯自己的成长过程,重新检视自己和父母各种好或不好的经验,来反思自己的教育观念是如何形成的,才有可能真正的放下、释怀,并解开原生家庭对我们的束缚。

原生家庭要高彩礼 原生家庭书籍封面图片素材

每天耕耘最有趣、最实用的心理学 近年来,心理学领域有一个概念被频繁提起,那就是“原生家庭”,似乎许多心理问题都能追根溯源到原生家庭上。那么,什么是原生家庭呢?一个人的原生家庭又是如何影响他的个人成长的呢?原生家庭 原生家庭指的是你从童年开始成长的家庭,是相对于成年后组成的新生家庭而言,即你和你的父母、兄弟姐妹、祖父祖母、继父继母等成员共同生活的家庭。原生家庭中的亲人以及他们的关系对每个人的成长都有着深远的影响。 当我们还是一个孩童时,我们最直接的学习和模仿对象就是我们身边的养育者。学习内容不仅是如何与人沟通、夫妻相处模式,更重要的是,我们的价值观和信仰往往也和原生家庭密不可分。认识自我 苏格拉底曾经有句名言:“konwyourself”,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认识自我是我们一生都为之努力的一个重要方向。人们对自我的认识会直接影响到他们感知幸福的能力,而原生家庭则会深刻地影响着我们对于自我的看法。 如果一个人在家庭环境中能感觉到自己是无条件被爱的,那么,他的自尊水平往往比较高,安全感也更充足。而成长过程中,缺乏爱和安全感的人自我意识往往更脆弱。脆弱的自我也是现代人“缺爱”“没有安全感”的根源。 很多时候,生活在被爱包围的幸福的家庭环境中是可遇不可求的,我们大部分人也许都有遭遇过一些大大小小的原生家庭问题。一些典型的原生家庭问题 典型的原生家庭问题包括,在父母情绪不稳定和充满争吵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经常遭到家人的拒绝和情感忽视;父母离异,导致其中一方角色的缺失;遭受过家暴或者虐待等创伤经历;经常被亲人打击和嘲笑。 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但是,由原生家庭带来的创伤真的就不可弥补吗?只能成为自己一生的伤疤了吗?表面上看,将自己身上出现的情绪问题、心理问题统统推给原生家庭,似乎就能给自己一个不去改变的借口了。可是,生活是自己的,我们不可能永远被困在家庭的牢笼中。一个人成长到十八岁后就应该具有一定的担当,思考如何在接下来的生活中收获幸福,以及做出行为上的改变,比一直纠缠着黑暗的过去更为重要。 认知行为治疗 在针对童年创伤进行心理咨询的过程中,心理咨询师常常会使用认知疗法。认知行为治疗认为:人的情绪来自人对所遭遇的事情的信念、评价、解释或哲学观点,而非来自事情本身。正如认知疗法的主要代表人物贝克(A·T·Beck)所说:“适应不良的行为与情绪,都源于适应不良的认知”。那么,如果我们能够不断改变我们的思维模式,并做出行为上的纠正,也许我们对人生和我们自己都会有一些全新的认识。这是一个不断和自己和解的过程,需要我们的坚持和努力。如果你想改变,可以试试以下方法。 1、与自己的童年经历握手言和,并解决那些困扰自己的问题 2、尝试着去和家人沟通和交流,用更理智的方式去和父母倾吐自己的心声 3、改变过去的那种和父母相处的不良方式 4、提高我们处理亲密关系的能力,经营好自己的新家庭,在新生家庭中重获爱与安全感 作者 第一心理主笔团神奇小小 参考资料: 《超越原生家庭》 《新家庭塑造人》 微信公众号:第一心理

2 原生家庭要高彩礼 原生家庭书籍封面图片素材 离开原生家庭知乎小说全文


前几天,2022年诺贝尔奖获奖名单公之于众。 法国作家安妮·埃尔诺杀出重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她是法国历史上第一位获得诺贝尔奖的女作家。 安妮·埃尔诺的得奖,既是意料之中又在情理之外。 在获奖名单公布之前,许多媒体对她颇有微词:“如果丘吉尔能靠他的自传作品《如果我做了》赢得诺奖,埃尔诺肯定能因为她对自己过去的激烈挖掘而获胜。” 在安妮·埃尔诺过去82年的生命里,这样的挖苦和讽刺她毫不陌生。 安妮出生在小商人家庭,一家人过着贫苦的生活,忍受有钱人的嘲讽和质疑对她来说简直是家常便饭。 尽管父母拼尽全力让她接受了好的教育并过上了富裕的生活,但她与社会的格格不入却愈发明显,她的身上也体现着一种讽刺,因为她也曾沾染过有钱人的荒谬和对普通人的鄙夷。 也正是这些切肤的经历,让她开始思考自身粗鲁与文明的矛盾该如何正视与消解。 来源:网络敏感 1940年的秋天,安妮·埃尔诺出生在法国诺曼底一个叫伊沃托的小城,父母是从农民挣扎成为拮据商人的普通人。 在安妮出生之前,她还有个7岁时染上白喉夭折的姐姐。 得知自己并不是父母第一个孩子的安妮,曾认为自己是父母为弥补姐姐缺失的爱而出生的。 这一度让她感到沮丧,好像自己是个“备胎”,而“备胎”得到的自然是父母的无理对待与粗暴。 父母在靠近火车站的郊外经营着一家杂货店,为当地百姓提供食物、杂货和咖啡。 那时的法国被德军占领,局势动荡不安,人们生活在深深的恐惧之中。 尤其是生活在困苦中的人们,他们仿佛天生就带有贫穷、粗鲁、低人一等的标签,挥之不去又遭人嫌弃。 普通人的生意并不好做,生活也因贫穷显得毫无生机。 在冬天,安妮每天放学回家,家里从来不开灯,父母摸着黑在厨房里忙着,偶尔冒出一句话,也总是关于“必须要把这家店卖掉”的抱怨。 而一家人之间的交流,除了无休止地大声叫嚷之外还夹杂着暴力的“打耳光”,尤其在年幼的安妮·埃尔诺身上。 在接待顾客时,母亲会用温柔和蔼的语气与顾客搭腔,倘若在此期间她听到了安妮·埃尔诺发出乱哄哄的声响,她就会突然冲过去,一言不发面色严肃地给上她几个耳光,然后再面带微笑地回去接待顾客。 一面要兴高采烈使出浑身解数留住顾客,一面要维持苦不堪言的贫穷生活,不断激化的矛盾把安妮·埃尔诺的母亲折磨得筋疲力尽。 而母亲的两副面孔,让安妮·埃尔诺在小小年纪就体会到情感割裂所带来的伤害。 来源:全景视觉 她学着母亲的样子,向顾客声音响亮地问好;不在顾客面前吃东西或是吵架;不议论任何人;偷偷监视着顾客们的行为。 父母曾试图用客气的方式教育她,但已经养成的粗鲁的习惯终究难以改变,他们不懂有教养的人是怎样教育孩子的,家庭谈话常常以粗暴的脏话和打耳光的威胁画上句点。 在矛盾和真实之间游离的父母,没有给童年的安妮·埃尔诺带去温暖,她早早感受到了贫穷带来的恐惧。 特别是十二岁那年,父亲差点杀死母亲,这给她的心灵蒙上了一层无法抹去的阴影。 那是一个平常的星期天中午,做完弥撒的安妮·埃尔诺回到家,发现情绪不好的母亲正在和父亲争吵。 争吵并未让她感觉到异样,因为她早就习惯了强势的母亲和沉默的父亲,日复一日为穷困生活展开的粗暴“对话”。 直到父亲受不了母亲没完没了的说教,揪住母亲的衣角,朝咖啡厅旁的地窖走去。 昏暗的地窖里,父亲一只手死死抓住母亲,另一只手抄起放在砧板上的镰刀,安妮·埃尔诺被眼前这一幕吓坏了,她拼命喊叫,试图阻止一场悲剧。 这件事深深地刻在她的心里,在此后的几个月,她担心悲剧重演,经常在与父母共处一室时将心提到嗓子眼儿。 父母之间大声说话和微表情的变化都能让她如一匹受惊的马,立刻监视两人的情绪。 而父母间的沉默更让她以为灾难就要降临。 那时候,没人安慰她受到惊吓的心灵,抚慰她恐惧紧绷的神经,对父母来说,吵过即好的夫妻关系似乎并不需要向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作出任何解释。 贫穷、父母的教育方式和争吵,构成了安妮·埃尔诺的童年,也锻炼了她敏感的神经。 长大后,她敏锐地觉察到,父母频繁的争吵并非他们本愿,无法改变的外部环境往往激发了人性的冲突。 来源:全景视觉 但当时幼小的她并不理解,直到按照父母的意愿在脱离贫穷的路上奋发向上时,她真切感受到了自己的尴尬,也实实在在体会到了父母生活中遭遇到的歧视。 共同的遭遇和感受,让安妮·埃尔诺理解了父母生活中的种种渴望突破又无从突破的窘境。尴尬 12岁,是安妮·埃尔诺的童年生活彻底结束的年纪。 这一年,发生了父亲要杀死母亲的事件。 这一年,安妮·埃尔诺在教会学校读书。 在学校,安妮·埃尔诺学习真正标准的法语,学习优雅的生活习惯,学习文明的教养和规矩。 可回到家里,酗酒、争吵、父母和顾客粗鲁的习惯和乡下口音,成了她生活中难以接受的存在。 她生活在约定俗成的社会环境里,体罚孩子被当成天经地义,粗暴地呵斥孩子是理所应当的,家庭成员之间没有必要的客气和礼貌,追求标新立异则被视为古怪。 可在这个世界的其他地方,这些不文明的习惯却会被人耻笑。 在学校,没有任何一位老师用“你”来称呼学生,即便是对一个只有五岁的小孩子,也要用“您”来称呼;学校的校规管理更是以一种家庭式的和蔼的方式进行的。 学校的规范和家庭中的不拘小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个十二岁孩子逐渐在这两种环境中感受到了尴尬和卑怯。 一次在学校搞卫生,安妮·埃尔诺愉快地哼起了歌,老师听到了便让她大声唱出来,可她却退缩了,她心里想,等她真的大声唱出来时,周围这些富人家的小姐们一定会嘲笑自己。 从那时起,自卑在心里逐渐形成,杂货店主女儿的身份被老师在课堂上提到:“安妮·埃尔诺,假若你父母的杂货店进了100个苹果......” 尽管她成绩第一,可未发育的身体、贫苦出身、朴素的穿着、乱差的住所以及邋遢的母亲,都成了无法掩盖的自卑来源。 与学校的单纯相比,安妮·埃尔诺过早地看遍了生活的不堪和混乱,这一度让她觉得自己配不上学校的单纯。 来源:全景视觉 这种感觉,她称为耻辱。这是一种只有她自己才能感觉到的耻辱。 而这种耻辱背后藏着出身的卑微和无力的挣扎。 父母出身于贫穷的农民家庭,早早投入养家糊口行列的他们没怎么读过书,却艳羡那些有书读有教养的家庭。 他们东施效颦般学习标准法语,竭力摆脱乡下口音和习惯,却学得不伦不类,继而将实现财富自由的梦想寄托在女儿身上。 在向往和真实之间游离的父母,成功将安妮·埃尔诺带进了无法摆脱又不得不努力摆脱的困境。 通往成功的路,并不是父母想象般只要努力学习便能踏上。对父母的顺从和嫌弃,内心的挣扎和彷徨,留在少女安妮的心底,如芒在背,无法消解。 而这种尴尬,持续到安妮·埃尔诺嫁入一个书香世家。 嫁给丈夫后,她脱离了贫困的原生家庭,远离小镇,来到了城市,住上了大房子,拥有属于自己的大床,但原生家庭带给她的烙印,无法完全消除。 婚后,只有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回娘家,每次母亲提及让她的丈夫一起回去,她便沉默不语。 高知家庭出身的丈夫,用行动表达了对她原生家庭的漠视。 但安妮·埃尔诺却无从改变,尴尬在她的身心蔓延,她从没有完全离开贫穷的杂货店,也没有完全投入优越的新家庭。 矛盾似乎贯穿了安妮·埃尔诺的人生,令她的心惆怅不安,无处安放。和解 对安妮·埃尔诺影响最大的一本书是十八岁那年读到的波伏娃的《第二性》,那些年少时关于女性的问题在这本书里找到了答案,也正是从阅读了这本书后,她开始了逐渐叛逆的人生。 安妮·埃尔诺的叛逆第一次最直接的体现,是在如父亲所愿考上教师后中途辍学。 她进入富丽堂皇的教师培训学校学习,带着父母的希冀。 可是不久后,她选择中途退学,转去文学院学习。 也正是在那个阶段,她经历了一系列离经叛道的事,包括堕胎。 来源:全景视觉 那年她23岁,1963年的法国,堕胎是违法的。 她实实在在地感受到无奈与无力,明明是属于自己的身体,自己却没有处置它的权利。 而母亲的冷漠更是对未婚而孕的她最大的敌意,因为法律不允许,对于安妮来说,堕胎成了会“招来灾难”的噩梦。 因为没钱,所以她无法像有钱人那样飞去瑞士的正规医院做手术,没钱的安妮·埃尔诺只能寻找简陋、隐蔽的非正规私人医生,她忍受着内心的恐惧和身体的痛苦,带着对未来的担忧。 这段经历被翻拍成电影《正发生》,获得了2021年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 安妮·埃尔诺写过的私密之事还包括一段与一位已婚的外交官持续了九年的婚外情。 她用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笔触,客观地写着一桩桩具体的事件。 正如安妮·埃尔诺所说,用心理学来探究12岁那年父母间的暴力事件,无外乎是母亲的专制引发软弱父亲的反抗。 直到1995年,安妮·埃尔诺写下小说《耻辱》,以父亲对母亲的那次暴力事件开头,通过这次创作,她似乎才得以审视:那件对自己影响深远的事和曾在心底留下的恐惧,原来不过是大人之间一场普通的吵架,仅此而已。 而那些她曾以为的暴戾,与父母有关,但也并非他们的错。他们不过是受害者,因为生活并不如他们所愿,他们的一生都在被无形的手推着向前,并无选择。 安妮的每一部作品,似乎都带有和解的成分。毕竟和解的第一步,是直面。 直面生命中曾经历过的困境,无论是公开的还是私密的,将其写下的过程恰恰是用成长后的体验来消解曾经疑惑的过程。这何尝不是一种自我和解? 尽管写作这种自我和解的方式一度被安妮·埃尔诺称为“危险的写作”。 因为当时社会并不认同如此私密的、个人式的写作,尤其不认同女性如此野心勃勃的写作。 那些偷偷以写博士论文之名进行的写作,反而救赎了安妮·埃尔诺无处安放的身份困境。 直至60岁退休后开始全职写作,安妮·埃尔诺的写作之路才开始一发不可收。 她在40岁那年离婚,渐渐远离主流文学社会,独居在巴黎的郊外,关心女性权益却并不将自己划为女权主义者。 即便罹患乳腺癌,她也未曾停下手中的笔。 来源:全景视觉 有人爱她的写作方式,认为她客观的叙事解构了各种社会学问题,有人质疑她的写作不过是流水账式的个人生活记录。 可她的个人经历逐渐成为映射时代和群体的倒影。在时代的洪流中,个体虽然渺小,却被切实印刻上了历史的烙印。 安妮·埃尔诺的“诺奖之路”走得并不轻松,经历过战争和重建、贫穷和繁荣,历史向前的每一步都深刻地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人。 正如她自己所说:“生命是巨大的,是无限可观察的,一生还不足以告诉你一个一生。”作者:雷隐隐,值班编辑:刘艳。
原生家庭要高彩礼,原生家庭书籍封面图片素材,放过你的原生家庭

3 原生家庭要高彩礼 原生家庭书籍封面图片素材 老师评论学生原生家庭

本篇作者雪域高原 本篇编辑董小姐 当值编辑玄鹤 今日导读 许多郁友在接触原生家庭理论后,都会不自觉地产生一个想法:我今天之所以会遭遇这样那样的不幸,是因为我的原生家庭这样那样。或是:我今天会有这样的性格和遭遇,是因为我小时候我的父母对我这般那般。 原生家庭固然对一个人的成长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我们不能忽略的是,成人后的个体,已经拥有了对自己人生的选择权。如果过于认同原生家庭的影响,就容易陷入一种思维误区,将个人成长的困境,责任都推给原生家庭,而由此,我们便不需要为自己负责了。 今天和我们分享故事的这位郁友,她曾经将自己不幸的原因都归咎于原生家庭,可是后来,她渐渐看到,父母也是普通人,也有他们的局限,而自己的后半生,并不能因为埋怨原生家庭和推卸责任而过得更好。 原生家庭无罪,真正从心灵上脱离原生家庭的束缚,我们才能拥有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现在网络上很多大咖或心理学专业人士都在讲原生家庭对个人成长的影响,其中我们最耳熟能详的一句话就是:好的童年治愈一生,不好的童年要用一生去治愈。这些理论,大多是说原生家庭塑造了我们的个性,影响了我们人格的成长,这其实说的都有道理,但我总觉得,它隐隐约约或者说是直截了当的,把我们个人自身存在问题的原因与责任,都推给了原生家庭。在这里,我想用我自己的经历,说说我对原生家庭这个概念的理解,可能会让你有些许感触,与原生家庭握手和解。曾经 我把自己遭遇不幸的原因都归咎于原生家庭 过去的几年,我曾因为感情和工作中的问题,经历过抑郁症的洗礼,遭受各种身体和心理上的折磨,相信很多郁友都经历过,在此不再赘述。最初,我非常不理解甚至愤怒,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别人可以开心,遇到问题可以坦然面对,而我却不行?是因为我的性格问题吗?不是,我性格开朗、待人坦诚友善,有可以开心玩耍、分享的朋友。那我这样的性格,为什么会断崖式的走向了完全相反的一面,变得悲观、绝望、无法感受到快乐呢?当我看到原生家庭这个概念时,我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我的父亲在40岁和60岁时,分别得过两次抑郁症,虽然目前已经治愈,身体健康,且重新拾起以前的大部分爱好,但我依然把自己生病这件事归咎到我的原生家庭和我的父亲身上。因而,我的想法开始逐步升级:我开始觉得我生病不是自己的认知问题,而是父亲的遗传;我认为我之所以会婚姻失败,是因为父母以前总吵架;我认为我的职业生涯路途坎坷,是因为从前父母对我的学习不重视,导致我没有考上理想的大学.....一句话,我开始把我生命中不好的、不完美的、失败的原因,都推卸给了我的原生家庭。 我开始意识到,其实人无完人 一天路上,我偶然听到窦文涛说的一句话:真正的成熟,是只看到别人身上的优点。我才真正重新开始审视我的原生家庭问题。 我把这句话拆解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接纳自己。大家都知道,这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也没有完美的人生,所以我们对自己身上的缺点、不足,甚至是顽疾,要有正确理性的认知。就像一面洁白的墙面,上面有一颗钉子,你的眼神不能总聚焦在这颗钉子上,继而觉得整面墙都看着别扭,而事实上,这颗钉子只占到墙面的千分之一、万分之一,但你却很容易聚焦于此,从而忽略其他好的东西。作为自然中合理的存在,我们的不完美、有缺陷,是太正常不过的了。 第二个层次是接纳别人,如果你完成了第一步,那么第二步就很容易了,因为当你接纳了自己的不完美,你便知道他人、父母,和你一样,也都是普通的人类。你就会理解有些人为什么会性格内向、不善沟通,有些人为什么会性格急躁、不能好好说话,有些人为什么会在路上开车加塞、不考虑别人感受,因为他们都只是普通人类,不是神,我们不能用神的标准要求他们,人有缺点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且是可以被接纳的。 第三个层次,就是只看到别人身上的优点。这就好比你观赏一个花园,你是去欣赏美丽的花朵心情更好,还是去看花下泥土里的腐叶更让你心情愉悦呢?当我们多看到别人的优点,就像在欣赏鲜花,你由衷的赞美,既愉悦了别人又陶冶了自己,并且心胸开阔,理解别人身上的缺点存在的合理性,不计较不纠结,难道不是对自己的一种善待吗?王阳明的《传习录》中说过:人人心中都有一个圣人。所以,正念认知的我们要多去看别人的优点,如果你哪天能只看到他人的优点,那你真的是大智慧了。 原生家庭无罪,我们要对自己的成长负责 由此认知,我开始重新审视我的原生家庭,它自然存在着各种问题:父母偏心、不富有、父母没有耐心和时间陪我成长、几乎没有辅导过我的作业、不支持我的爱好……但它同时也有许多优点啊:为了给我提供更好的生活条件,父母一直努力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我也重新审视我自己:虽然我资质平常、学习一般、工作不算太努力,婚姻中不懂得沟通和表达,但我性格开朗、待人真诚、热爱生活....继而我接着想到,我的父母,他们也是普通人啊!他们经历过贫困交加的童年,他们的父母对他们的教育也达不到平均的标准,他们的人生也在不断的学习和成长,他们为了生存、为了照顾家庭也付出了很多,只是无法做到面面俱到而已,他们也会遇到很多生活工作中的难题.....而我们呢?我们带给他们的也不全是愉快和幸福啊,难道我们要把自身存在问题的责任,都推卸给他们吗?我们也要对自己的成长负责。有许多名人,像董宇辉、俞敏洪、王宝强等等,难道他们的家庭都是富有、母慈父爱、充满笑声的吗?他们谁不是从一池淤泥里顽强成长起来,倔强的开出自己的灿烂,而不是匍匐在烂泥里怨天尤人,埋怨原生家庭带来的痛苦,不停的哇哇喊着希望治愈。父母是我们的第一任老师不假,但我们后面还会有第二任、第三任、第N任老师,我们也在不断的学习当中,难道我们学习不好,就完全是第一任老师的责任吗?我专科毕业工作以后,自修人大本科、考注册会计师、考美国管理会计师,虽然我在职场中没有985、211的优势,但我也在一直在努力,学着靠专业和情商得到应有的尊重。虽然我经历了婚姻的失败,但我自己舔舐伤口,学着爱人、爱自己、学着沟通,等待着遇到下一个和我一起成长的人。因为我开始知道,我的人生后半场,不是靠埋怨原生家庭和推卸责任就可以过得更好的。 现在的信息社会,很多概念被夸大扭曲,认知被错误引导,很多东西被概念化、标签化,我们要靠自己的认知去辨别。从接纳这个意识开始,我的心打开了一道缝,照见了这个平凡的、有很多缺点的自己,我看到了我身边不完美的人和事,也体会到了我有缺陷的原生家庭的不易,它们都有逐渐成型的过程、存在的合理性。最后,我衷心祝愿,让我们和自己、和身边人、和原生家庭,握手言和,岁月静好。备注:每个人的体质和病症都不太一样,因此,文章中的治疗方式,仅做参考。给郁金香所有投稿及采编故事,默认可以公开。感谢分享自己抗郁路上的故事。

 有一种收益和负债,叫你的原生家庭。 年轻时,总以为每个人都是自由的,可以安全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活。 后来逐渐明白,除了自主力量,还有一种力量,影响着我们的人生,那就是原生家庭,它对一个人的婚姻影响也是十分重大的。 你经历的事情,成长的环境,最终都会形成你的一部分身份,塑造一部分人格,在分手挽回中,非常有必要去分析你还有对方的原生家庭。 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当属《欢乐颂》中的樊胜美,在原生家庭的深渊中挣扎,让樊胜美变得虚荣和现实,一心想要嫁个有钱人,只有钱才能给她安全感。 剧中她说的一句话让她姐印象深刻:“一个人的家庭就是一个人的宿命。” 难道这种宿命就只能接受不能反抗么? 前不久看到一篇文章,标题是“你是一个低自尊的人吗?” 低自尊的意思,举例来说,一件事情明明你没有错,但是当对方板起脸或者展现出一种盛气凌人的态度质问你时,你会情不自禁示弱和害怕,然后无条件的顺从。(一)你不知道的事 看完这篇文章,我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学员。在工作中,面对客户的无理要求,她就是那个习惯性顺从的人。 而我的学员,每次在家里只要她没有按照父亲所说的去做,父亲提高嗓门或者咳嗽一声,她都会害怕然后顺从。 甚至在恋爱的过程中,对方只要一不高兴,明明不是自己的错,她都会顺其自然的第一个去道歉和顺从。 这究竟是为什么? 问题的根源在于原生家庭。 学员说她长这么大,父母几乎没有给过她什么肯定和鼓励。 即使她做的再好,他们也从来不会当面表扬。她的原生家庭,留在童年印象中永远是对金钱的匮乏。父母的吵闹声中永远离不开“钱”的问题。 父母的消费观有着天壤地别。 母亲是一个喜欢体验和追求生活品质的人,买东西第一个看质量和体验感。而父亲却是一个只看价钱的人,东西能用就行,质量好坏在他看来都是一样的。 母亲讲究精神生活的充实,喜欢旅行和学习。父亲却是一个每天下班只喜欢窝在家里看电视打发时间的人。 从小到大,几乎每天她都会在父母的硝烟战争中度过。 渐渐的只要父母生气,或者说话声音提高八度,她都不敢正面冲突或者和他们讲理,而是习惯性的顺从,为的只是想要有一片刻的宁静。 这种家庭中成长起来的孩子,会变得特别敏感和不自信。低自尊的表现,也就逐渐形成。童年的阴影在渐渐影响着我们的人生,这个潜藏在心理层面的伤疤,无形制约着我们在职场,社会,恋爱中的反应。 这是我们原生家庭带给我们的负面影响,根深蒂固的原生家庭影响,无形的掌控着我们的生活。 (二)童年记忆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我们无法选择的。如果你问我,什么是决定一个人未来的重要因素,我会很肯定的告诉你:原生家庭 在我们很小的时候,我们没有形成自己的价值观和生活经验。我们需要家庭给到我们温暖和指引。有时和朋友聊天时,我会听到这样的话语: “如果我小的时候,父母可以多注意一下我的牙齿,现在就不会这么不整齐了。” “如果那个时候,我们爸妈可以逼我多努力一下,我说不定可以有一个更好的未来。” “如果那个时候,我的母亲可以制止我冬天去游泳,或许就不会烙下这个病根了…” 是的,我们的家庭决定了我们的心理健康,以及在某种意义上决定了我们的命运。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是一个人这辈子可能都无法摆脱的。 我有一个学员从小父母离异,他的父亲和母亲都是一个好吃懒做的人,从来不关心他,从小是被外公拉扯长大的。看到了父母这样的生活,他发誓绝对不要像他们一样碌碌无为的过一辈子。 他很努力也很刻苦。大学读了不错的专业,工作也是人人羡慕的外企,刚工作没多久,年薪15w,知书达理,为人正气,从他身上一点都看不出他原生家庭的样子。他也一直不愿意让身边的人知道他出生在一个这样的家庭。而一直疼他爱他的外公,因为年事已高,在他还没来得及报答这份养育之恩时,已离开了这个世界。 当父母得知他在外面发展很好后,跑来向他要钱。如果不给就以不孝的罪名让他没有脸再回家。 对于有一定身份和地位的人,最怕的就是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无所谓面子,也不懂为人处世的父母。 亲情的绑架和勒索就这样开始了,就像一颗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看似幸福的他因为原生家庭,一身负债,痛不欲生(就是现实版的樊胜美)……… 而那些原生家庭不错的孩子,的确会得到更多的资源。 如果父母文化水平较高,他们会潜移默化很早就教给孩子很多理财的观念,还会带他们去看各种话剧,电影,时装秀,又或是出国游学。 没错,他们就是跑在大部分孩子的前面,因为家庭出生的优越性。他们会规划孩子们未来的前途。 而有些家庭也会因为家族的优秀,而给予自己的孩子很多压力。 (三)收益和负债 一个家庭富裕与否,其实不能决定一个孩子的未来。原生家庭的收益和负债,更多的是看这个孩子童年时是在怎样的家庭中成长起来的。 有钱,没有亲情,孩子的心理发展依然不健康。 即使不富裕,父母之间的关系是融洽的,这样的孩子会有更多的安全感和自尊心。 在物质条件不如他人时,父母可以作为导师,弱化孩子在物质上的攀比,而转为精神的鼓励。 原生家庭是我们无法选择的,但是某种意义上,我们可以选择我们的人生,想办法改变原生家庭带给我们的阴影,破茧重生。以前的我也是一个“低自尊”的人。这和我从小的原生家庭也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长这么大,即使我做的再好,父母从来都没有表扬过我,这让我没有自信。 久而久之,我很希望能得到别人的肯定和表扬。 刚入职场时,我很明显的发现自己一直是以讨好他人的形式在工作和社交的。 只要对方一个不满意,我立马会反思是自己不对,然后示弱顺从。这是原生家庭带给我的思维定式,也造就了我的低自尊表现。 (四)摆脱阴影,追逐幸福 所以,低自尊的人应该如何改变呢? 这种改变首先是对于自我的觉察。一件事情,道理很重要。道理在谁这边,需要自己去分析,而不是习惯性的盲目顺从。 你要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别人才会更尊重你。 同时,还要一直做的一件事,就是投资自己.包括外在和内在两个方面。 外在的变化会让你看到自己更多的改变和可能性,原来我可以这么漂亮。当你的外在变漂亮时,你就会看到周围人看待你的眼光也变的不一样了。 尤其对于一个女性而言,外在的美是自信重要影响因素。 内在的改变是觉察到自己心理的阴影,同时用知识和能力不断提高自己。外在的改变是提升自信心,两者缺一不可。 原生家庭陪伴我们20多年,而我们要做的,是通过后天几十年的努力,渐渐抹去或者释怀原生家庭给我们造成的负债(负面伤害),重生一次。 作为一位女性,我们很需要安全感。如果你从小经常换地方居住,或者父母经常吵架,在成长期最需要爱时,家庭没能给予你温暖,长大后,就会缺少安全感。回到现实,真正的安全感,来源于手机满格的电量,过马路时路口亮起的绿灯,出门随身携带的身份证,手机,钥匙,还有足够的现金和银行卡。 按时做好的工作,下雨天提前收好的衣服和被子,以及生病时还能撑着一个人去看病打针吃药的力气和理智。 无论你生活在怎样的原生家庭中,获得了收益还是负债,都不要气馁和绝望。原生家庭只是原生家庭,你要做的是重新建立一个属于你自己的小家庭。 你要清楚未来的你想要过怎样的生活,想找一个怎样的人共度一生。 想尽办法改变原生家庭带给你的“负债”,突破自己去创造只属于你自己的幸福生活。 在这里,我还想特别提醒一下各位姐妹们,在选择伴侣时要警惕又重回原生家庭的阴影和相处方式。 幸福,有时真的掌握在自己手中。 让我们为了更好的生活,一起加油!



原生家庭要高彩礼 原生家庭书籍封面图片素材

原生家庭要高彩礼 原生家庭书籍封面图片素材 这世界上有太多事情是我们无法改变的,我们无法动摇时间分秒,我们无法决定我们会出生于怎样的家庭。但那我们可以选择,是否要让这种原生家庭的罪恶继续传递下去。

本文关键字:原生家庭要高彩礼,原生家庭书籍封面图片素材,放过你的原生家庭

本文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