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原生家庭网 >逃离原生家庭 >

花心男生的原生家庭 原生家庭影响有多大n

1 花心男生的原生家庭 原生家庭影响有多大n 非原生家庭的女孩

精神分析认为,我们总是在异性伴侣的身上寻找父母的影子。比如,有的女生会按照自己认可的爸爸样子,去寻找男朋友;有的男生会按照自己喜欢的妈妈样子,去寻找女朋友。这很正常,也容易理解。但有些人明明很讨厌自己的父母,为什么最后还是选择了和父母一样的伴侣?亦或自己明知不喜欢父母,却变成了父母的样子?为什么会这样?今天的文章,我们就从心理学角度来说说,为什么我们在婚姻中活成了自己讨厌的父母样子,以及原生家庭是怎样影响着我们的婚姻。01 爱情中的轮回, 可以修正童年的错误知名心理学者武志红老师说:“恋爱关系是我们童年时与父母以及其他重要亲人的关系模式的再现。对于所有人而已,恋爱都是童年关系的一次轮回。”对于轮回,武老师认为有两层含义,一是重温童年的美好,二是修正童年的错误。第一层含义不用过多解释,因为我们都渴望再次拥有美好的体验,而第二层含义就帮我们理解了,为什么有的人会选择自己讨厌的人作为伴侣,而且这个人和自己不喜欢的父母极为相似。比如,一个女生特别讨厌酗酒的爸爸,因为自她记事起,爸爸每次喝酒后都会打骂她,而她妈妈对此也无能为力,所以小时候的她会抱怨妈妈,为什么不去改变爸爸,或离开爸爸,但是,长大后的她却找了和父亲一样,喜欢喝酒的男人作为伴侣,为什么呢?其背后的原因很可能是,她想修正童年的错误。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喜欢喝酒的伴侣,以完成小时候想改变酗酒爸爸的心愿,只是她无力改变伴侣,就像当年妈妈没办法改变爸爸一样,于是她开始讨厌自己,犹如当年讨厌妈妈那样。可见,父母的婚姻状态,会悄悄地影响着我们的亲密关系。02父母对抗婚姻不幸的方式, 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一个人在亲密关系中展现出来的关系模式,和他内在的关系模式极为相似,而这个内在的关系模式,就和他的原生家庭有关。比如,一个女生小时候看到妈妈和爸爸的沟通方式,几乎都是冷漠、疏离的方式,那么她在自己的婚姻生活中,极有可能也会采用这种方式,哪怕她不喜欢父母的交流方式,因为她习得的只是这一种与人交往的方式。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父母婚姻不幸福,孩子的婚姻也可能很糟糕的原因——孩子在父母那里没有看到过和谐相处的模式,自然很难与伴侣好好相处。其实,这样的孩子自己也很苦恼,因为他们一心想拥有幸福的婚姻,但他们做不到,于是讨厌自己、甚至否定自己。父母没有处理好自己的婚姻,孩子很可能成为不会爱的人,而这才是原生家庭最大的负面影响。03原生家庭影响我们的亲密关系, 在于人格独立一个人想拥有优质恋情,和其独立的人格息息相关,而一个人形成独立人格的过程,离不开原生家庭这一至关重要的部分。也就是说,我们经营好一段感情所需要的人格力量,有很大一部分与父母有关。比如,在一个重男轻女家庭长大的女孩子,小时候父母总是否定她,指责她,那么长大后,她就很难在婚姻中自信强大,很可能是卑微软弱,因为她在原生家庭中,没有完成自我价值的认同。而这份认同会让她在亲密关系中,总是缺少安全感,只要觉察到对方稍有变化,就会感到很焦虑,害怕自己被抛弃。可见,原生家庭的负面影响,会导致一个人在亲密关系中无法体验到自我价值。当然,这样的低价值感,还会影响一个人的自我认同,而这也会影响到他在婚恋中的状态。04摆脱原生家庭的负面影响, 拥有经营亲密关系的能力阿德勒说: “幸运的人一生都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这句话说明了,原生家庭对一个人的深远影响,包括亲密关系。很多人活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就是因为原生家庭的负面影响,那么如何才能摆脱原生家庭的困扰呢?首先,意识到问题,就是改变的开始。也就是说,那些在亲密关系中感受到痛苦的人,需要一次深度的自我反思,否则他们可能终其一生,还在试图修改童年的痛苦体验,渴望伴侣去“弥补”自己童年期父母的“错误”,而这是一项无法完成的工作,因为伴侣不是父母,也不可能是父母,童年渴望的需求,再也无法被满足。其次,改变与伴侣的相处模式,包括沟通方式。那些从父母身上习得的关系模式,只是一种熟悉的习惯,是可以改变的,所以,那些在婚恋中重复着父母“老路”的人,可以把父母不幸的婚姻作为一个反面教材,反其道而行之,这样就慢慢走出原生家庭对自己的困扰。再次,创造好的体验,感受婚姻的美好。当一个人体验到好的沟通模式,感受到婚姻中的温暖和爱后,就会渴望重温美好,所以,那些因原生家庭而无法快乐生活的人,需要用行动多多创造幸福时刻,才会真正拥有经营亲密关系的能力。因为爱的能力,是需要在实践中提升的。其实,我们想要走出原生家庭的伤害,就是在弥补其缺失的爱。每个让人痛苦的行为背后,都对应着一个爱的缺失,这个爱,可以是重视、接纳、尊重、认可、支持、帮助、保护、关注、理解,以及陪伴等等。所以,那些不幸福的人可以想想自己在婚恋中缺少什么,然后试着去寻找。最后我想说,这篇文章并不是在责怪父母,更不是把婚姻的不幸推给原生家庭,而是想通过分析原生家庭带给我们的负面影响,试着接受父母的不完美,以让自己超越原生家庭,变成更有力量的人。人生是一个接力赛,原生家庭只是第一棒。

花心男生的原生家庭 原生家庭影响有多大n

 《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美)塔拉·韦斯特弗著,任爱红译,新经典文化·南海出版公司2019年10月版 不少人会给这本书贴上“励志”的标签,但它不是另一个“风雨剑桥路”或“哈佛女孩”的成功故事。作者塔拉·韦斯特弗是一位“80后”作家,她拥有剑桥大学的博士学位,却在17岁之前从未上过学。她把成长和求学经历写成这本回忆录,不承想引发了全美热议,成为《时代周刊》2019年的“年度影响力人物”。 矛盾的根源来自于原生家庭。信奉摩门教的父母彻底地拒绝现代社会,不信任政府和公共教育,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韦斯特弗的童年只有废铜烂铁和枪支弹药。她在替父亲工作的间歇偷偷自学,经过不断努力,终于收到了大学入学的通知书。 如果故事就到此结束,这仅仅是又一个“教育改变人生”的成功修炼手册。韦斯特弗在进入大学之后不知如何与人相处,自感与身边一切格格不入。她努力地重塑自己的人生,却被视为家庭的背叛者,最终与父母决裂。教育对一个人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自我意志与家庭责任之间又要如何平衡?作者在访谈中说到,获得的和失去的同等重要,她感激这个被教育打开的新世界,却也还在努力寻找一条回家的路。(李永博)《出走的人:作家与家人》,(爱尔兰)科尔姆·托宾著,张芸译,99读书人人民文学出版社2019年8月版 读者印象中的作家总是孤独的,他们独自坐在暗夜里,承受创作的痛苦,只与笔下的人物产生心灵交流……但实际上,几乎每个作家的背后都会有一种幽灵,它们不声不响地躲在小说的影子里,使它运动,使它在形象上更具深沉意味。这个幽灵便是作家们对家人与成长环境的记忆。 在《出走的人:作家与家人》中,爱尔兰小说家科尔姆·托宾描述了文学作品中的这条线索,叶芝,托马斯·曼,贝克特,博尔赫斯,詹姆斯·鲍德温……他发现几乎每个作家的作品中都飘浮着家人的影子。托宾从小说人物起笔,结合每个作家的人生经历,将个人生活与文学创作之间的联系娓娓道来,并分析作家对待亲人记忆的态度,例如为何简·奥斯汀作品中总是出现刻薄的阿姨,鲍德温笔下的儿子为何总是父亲眼里的陌生人。这本书既是一本有助于我们了解作家生活的小传记,也是一堂深入理解文本的阅读课。(宫照华)《印尼Etc.:众神遗落的珍珠》,伊莉莎白·皮萨尼著,谭家瑜译,理想国上海三联书店2019年10月版 印度尼西亚是世界上最大的群岛国家,由13500座岛屿组成,住着360个族群,说着719种语言。它是一个有着无与伦比的文化多样性与异质性的国家。由于长年遭受殖民剥削,加上其地理环境所导致的民族和文化的“破碎”,其现代化的道路非常曲折。通晓印尼语、法语等多国语言的伊莉莎白·皮萨尼,先后以驻外记者和艾滋病流行病学专家的身份周游印尼各岛,从印尼的各个侧面深入观察和理解它,并剖析了印尼的近代史,将其游历的经历和印尼的历史融合成一幅印尼画像。(徐悦东)《自行车:自由之轮》,(英)罗伯特·佩恩著,邱宏萍译,新民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9年11月版 这两年,共享单车的起起伏伏又将“自行车”这个交通工具带回了大家的视野,仿佛它在跌跌撞撞中迎来了一次新生。但实际上,自行车从它诞生之日起,就一直是跟人类关系最密切的交通工具。19世纪最后的十多年中,自行车迅速兴起。这段时间,自行车制造业从一开始的小手工作坊发展成很大的产业,先是自行车开始在大流水线上大规模生产,之后设计环节独立出来,接着开始由专业化的工厂供应标准零件。随之而来的,是自行车的迅速普及——在作者看来,这让劳工阶层第一次具有了流动性,进而,这又松动了之前僵化的阶级和性别屏障。 可以说,本书是关于“自行车”的一本文化史,在简洁、精准又谐趣的讲述中,作者回顾了古老自行车的诞生,以及现代自行车的发展,在这背后,自行车有着比想象中更深刻的文化影响。透过作者的讲述,不管是事关自行车的技术细节,还是由此生发的社会变革,都在一架小小的自行车里汇聚,让我们得以用全新的目光看待这一最日常的交通工具。(张婷)

2 花心男生的原生家庭 原生家庭影响有多大n 葛兰原生家庭


只要提到原生家庭,大家可能就会联想到“这是我和父母的家庭”“原生家庭给我造成了很多伤害”等。可以说影响一个人的行为、性格……因素很多,也很复杂,所以说,原生家庭——家庭的环境因素对一个人的影响比较大。苹果酱汁问:我该如何克服曾经受到的伤害,母亲去世以后姥姥和舅舅把我赶出去,我问父亲他爱我嘛,他说你姥姥对你不好嘛,怎么不想想人家孤儿怎么过的,我很受伤,该如何克惧被家人抛弃的恐惧,这确实是一个难过的经历,人生就是这样,有可能就是会受过很多的伤害,过去无法改变,我们要学会试着放下恨,才能拾起爱。 那自我的疗愈过程呢,其实有办法,就是你要学会感谢这些人。你可能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要去感谢这些人?他们这样伤害我。但是他们把你养大了啊,给了你生活的机会,所以我们心中如果总是饱含着一种亏欠的感觉,那你永远会觉得恐惧。永远担心失去,担心被人排斥,假如你意识到你自身是一个成年人,这就已经本自具足了。已经相当有力量,他们能给你力量让你还能继续读书,能够学习,愿意向他们提问,相信你是有过思考这样的一个问题。所以你能够学会感受他们在那么艰苦环境之下,没有别人伸出援助之手的情况下,愿意抚养你,不管大人之间发生什么样的矛盾,把你赶出家门还是怎么样,他们都努力尽力。假如你能够想到这一点的话,你就能够发自内心地感谢一些人,当你能够感谢一些人,你就能够真的感受到自己被爱。 原生家庭只是先天环境中的一部分,原生家庭给我们带来很大负面影响,我们可以通过成长在后天的环境之下,家庭以外的人际关系,朋友、同学、伴侣、老师、同事、寻找积极正面的能量,毕竟你的一生是在你手里,是你决定的,而不是父母决定的,我们的态度是可以改变的,要想改变行为就一定得改变态度。有一段很有逻辑的话(包括恋爱情感也一样)——一个人要能感受到自己被爱的前提,是你能够发自内心地感受别人,假如你觉得别人都是亏欠你的,那你永远觉得自己不会被爱,没有被爱过,所以你永远会受伤,所以要想走出来,说难也不难,说难也难,核心就在你的思维,态度方式,你是不是可以感激他。
花心男生的原生家庭,原生家庭影响有多大n,溥仪的原生家庭

3 花心男生的原生家庭 原生家庭影响有多大n 原生家庭能影响几代人

不知何时,网上掀起了一股什么原生家庭不好的男孩不要嫁,原生家庭的女孩不要娶之类的,我并不想说什么,只是觉得很悲哀的。 没有人能够选择自己的出身,如果可以选择,谁不愿意选择投胎在家庭条件好一点,家庭氛围好一点的人家? 其实有很多出身不好的孩子,懂事很早,也比一般人要付出几十倍甚至几百倍的努力,到最后也不一定能赶得上出身好一点的家庭的孩子,在别人眼里永远看不到这个人的好,永远看到的都是那个穷人家的孩子,TA家里负担重,各种谆谆告诫千万不要娶不要嫁。 可是难道他们就不配得到幸福了吗?明明他们那么努力,几十倍甚至几百倍的努力,努力的让自己变得优秀点,努力缩小与别人的差距,只希望别人能不要带着有色眼光看他们,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难道就是原罪吗? (仅代表个人观点,不喜勿喷)

南宋画家李嵩有一幅画,现在还在故宫珍藏,名字叫做《骷髅幻戏图》。元朝著名画家黄公望在上面题诗一首:没半点皮和肉,有一担苦和愁。傀儡儿还将丝线抽,弄一个小样儿把冤家逗。识破个羞哪不羞?呆兀自五里已单堠。这是一个画谜,从历史烽烟里走来,带有一种非常少见的现实魔幻主义色彩;如果不说它出自于宋人之手,我们可能会以为这是现代人代为捉刀之作。 它反映了什么呢?或许反映了时代之下的人们往往和画中一样,总是被一些幻象迷惑,从来不能正视事实背后的丑陋和恐怖——那才是我们所处的人间真实。教师琐记——这应该是《骷髅幻戏图》的另一种表现形制吧? 我丝毫不隐晦自己的出身:我是一名农民的儿子,自小的生活堪称捉襟见肘。如果说我的生活有什么改变,大概也是这个时代自然而然的演进必然,并不见得我有多么优秀。 我不认为现在的我比过去的祖辈父辈有多么大的成就、社会地位得到了多么大的提升;我始终认为,我还处在金字塔的底层。 在我看来,大多数人也和我也差不太多,就不要沉醉在“天大地大我最大”的狂傲幻想曲里了:地球离了我们,未见得就发展停滞,我们并不见得就是多么重要。 我是一名教师,二十四年来一直冲锋在教学第一线;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在教学第一线上亦步亦趋——我感觉自己挺失败。 不过,还是前文那个意思:我们都不过尔尔,请不要单单嘲笑我。或许,恰恰因为我冲锋在教学第一线这么久,我反而可以窥见教育里你所看不到的另一面,那也不一定呢。2000年之前,教师队伍的来源比较固定,全部出自于相关的师范院校。 不能说那个时候的教师就多么优秀,至少她们在心理认同上差不太多:大家来自于同一个“黄埔军校”;2000年之后,教师队伍的来源就趋向于五花八门:什么样的人都可以来做老师。 你有没有想过这么做的一个背后问题——究竟为什么,而改变了教师队伍的准入制度?难道三年五载的定向院校生活,不如抱着“有枣没枣打一杆子”的“教师招考”更加育人吗?我觉得你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之所以要这么做,或许只是为了解决高校毕业生的就业问题:无限制扩大高校的招生规模,单单从数字上来让教育的深度和广度得到提升,因此而产生的毕业生怎么办?总不能让“毕业即失业”成为主流吧?如果这种现象达到了极致,那不等同于埋下了火山爆发的种子吗? 正是出于对这个问题的考虑,我们才改变了教师队伍的准入模式:无论什么样的人,只要拿到了教师资格证,然后又通过了教师招考,就可以进入教师队伍任教,成为吃“财政饭”的一份子。 这么做,当真是为了让教师队伍有一池活水?这不过是一种表面说辞,未见得就站得住脚。要知道,如果对水源并不加以区分,无论什么样的水源水质,都可以混入到一个水库之中,怎么去保证水品纯净无污染?在这么多年的教育经历中,除了来自于官媒的报道:不少老师出身于“清北”,我所见到的新入职老师,大多数反而来自于一些名不见经传的院校。 甚至于前两天还有这么一个插曲:学校里的某某小BOSS和同事回想起自己入职教师队伍的经历,同事笑谈:“你毕业那个学校根本就不存在,你是通过奥援才进的教师队伍,没想到现在已经是教育管理者了,工作当真出色!” 这句话让那位小BOSS略略不高兴,但两人平素关系非常稳固,是同一个“码头”同气连枝的朋友,也就开始嬉笑:“谁说的?我的毕业院校正规,我也是正儿八经通过‘招教’进来的呀!” 同事笑道:“哈哈哈,遮掩什么遮掩?说你有人脉,说你有资源,你还不愿意?要知道,现在很多低情商的老师,他们根本没有资源和人脉,他们还羡慕你呢——那么有本事,你就别装了!”办公室的气氛非常欢乐,这是我们教师之间推心置腹的谈话。 魔幻吧?当然了,这又有点“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意思了。有人会说:手段可以罪恶到无以复加,只要结果可以接受就行。 唉,这个世界上最难改变的是什么?当然是人心和人性。然而,我们都是有意识的人类,都被各自的意识支配。 反正,这样的老师们进入了教师队伍,她们一定会把“世上熙熙,皆为利来;世上攘攘,皆为利往”的古训演绎到极致。 方块4老师,她一路走来,或许正好是很多教师的缩影。 向前追溯到五六十年代,她的原生家庭处在僻远的乡间,父母的身份也是农民。不过,她父母的骨子里,早就深深埋下了不安分的种子:并不愿意老老实实去做一名农民,很早就开始鼓捣一些在那个年代里突破规则的“小生意”,农事反而渐趋荒芜。 时移世易,如果时光倒退回那个年代,这样的人并不为主流承认——突破规则,在什么时候都不应该被肯定和褒扬吧? 当然,这种行为放在现在,我们就有另一种认识,我不多说。这是一个极度商业化的社会,在我们面前,如果一只什么动物拥有了巨量金钱,我们也会匍匐在地,并认祖归宗——人类的劣根性不过如此。 方块4老师处在这样一个家庭里耳濡目染,当然打小就不见得安分守己。她说,自己小的时候经常会从自己父母的钱袋里拿出一些零钱,去购买校门内外的小零食和小玩具。因为自己掩饰巧妙,加上父母小本生意的琐碎与张皇,每一次都没有被发现,安然度过了小学时代和中学时代。 说到这里,很多老师都开始附和,也谈起自己的往事:也曾经如法炮制过,偷钱偷物如同吃饭喝水。即便发现后受到“男女混合双打”的待遇,也终究没有改掉坏毛病。 她们兴高采烈地谈起这些过往,我却无端悲伤:我太失败了,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换句话说,我不认为这种事情值得夸耀! 这样的人来做老师,她们的品质足够高洁吗?在品德方面,她们会把今天的孩子带向何处?难道我们小偷小摸的历史,而今也可以作为一种温馨的回忆,丁点儿都没有羞惭?说到这里,有人一定会祭出我们的“国粹”来嘲骂我:你真是个“圣人蛋”! 好吧,我对我们的“国粹”向来敬仰,没什么好说的;如果弱弱辩解一句,我只能说:令尊也有“蛋蛋”吧?难不成令尊没有蛋蛋,您是“官宦”之后?蛋蛋,有的时候还是要有的,换个角度,它是正气的代表,被令堂所喜爱,不是吗? 说到方块4老师,她成长在这样一个家庭环境中:骨子里不务正业,总有一种“搅浑一池纯水”的基因冲动;而后,她们在时代面前走入教师队伍,始终也不过是为稻粮谋——这,和当今的很多教师别无二致。 她们在办公室里,多次发出这样的滔滔宏论:中小学校,一定要是女老师的天下。因为女性做中小学老师,正好可以相夫教子,不耽误家庭生活;如果是男人,就一定要去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上打破规则,从中获取巨量金钱财富,为家族扬名立万——窝在教师队伍里的男性,一定不是好男性。她们的中心意思是:女性做中小学教师,可以为家庭赚到保底的物质基础;男性应该为这个家庭锦上添花,一定不能成为中小学教师。 你赞成这个说法吗?或许,这就是现在男性中小学教师只有27.83%的原因吧? 有一名先哲的论调和她们有点不谋而合,这个人叫做——叔本华。他在《论女人》一书中也给出了相似结论,但他的理论基础却是:女性天生缺乏正义感,目光短浅而幼稚,只能从事这么一种职业。唉,我该相信谁呢?说回方块4老师吧——高中毕业之后的她,走出了山乡(此时,她的原生家庭已经在山乡的街市上开启了“家庭工坊”模式,渐成家庭小企业主,并在城市里买房子置地,层级已经非常稳固),在一所扩招之后的某某大学里读书。 在大学的这么几年,她的目标非常明确。她说:我的父母告诉我,在大学的几年,如果没有加入一个先进的组织,拿到仕途的通行证,那简直就是“没本事”的废物!因此,几年大学时光过去,她成了其中一员;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学到。 毕业之后的她面临着就业问题,此时,“高情商”之下的人脉起了作用:和她同为一个庞大家族的某某,早年间经历若干轮复读,从师范学校毕业之后成为老师;在老师的岗位上又特别善于“朝叩富儿门,暮随肥马尘”,终于成了我们这个学校的终极BOSS;方块4老师就托了她的护佑,在这里开启了代课教师的生涯。代课教师一年之后,她在自己这位BOSS表亲的运作下(她的表亲是教师招考中的执牛耳者),成功走上了特岗教师岗位,去了一所名义上挺偏远,但实际上硬件设施非常nice的学校教学。 为什么说硬件设施非常好呢?到现在为止,她还会经常回味起那个学校:老师们人手一台笔记本电脑和台式电脑,网络等费用一概不用自己支出,均由学校办理;反观这个学校,我们现在还是这种办公模式:十几个人共用一台硬盘只有一百多个g的台式电脑。 她还会回味起那个学校壮阔靓丽的校园和人数不多的学生;课余,老师之间还可以携手到校外山花烂漫的田野里踏青。唯一的缺点是:那是一所农村学校。 她毕竟在城里买房子置地了,而自己的工作学校又远在近百公里之外,往来非常不便。对此,她的解决办法是:开启生儿育女模式。那个时候,一对夫妇还是只能生育一名子女,但她有“情商”和“人脉”的buff加持,还是在特岗教师的任期里生育了第二胎,得到了一年产假。换句话说,她只在那所学校里待了一年,就告别那所学校,回到了城市。 在她临走的时候,她的一名男同事羡慕地对她说:“没想到,你报个名就能回城,明年我也报名,一定也能顺利回城!”她在心里笑了。 事后,她说:“现在这名男同事还在原来的学校,他太天真了!” 方块4老师还曾经讲起自己初到那所山乡小学的时候,携载自己同去的丈夫具有超高“情商”:即刻就拉着BOSS去吃了个饭,把自己托付给了这所学校的BOSS。 隔天,这所学校的BOSS在迎新仪式上,当着全校老师的面,把一个崭新的电饭锅交到了她的手里,以示关怀。她说:以前,这个学校从来没有这么一个规矩! 有老师哈哈大笑地问道:“这个电饭锅的购买款项,不是出自BOSS个人的钱包吧?” 方块4老师回答道:“那当然!” 补白 魔幻吗?唉,您太少见多怪了,在李嵩的笔下,《骷髅幻戏图》并不鲜见。 《红楼梦》里怎么说?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唉,头疼!就像看《百年孤独》一样头疼!



花心男生的原生家庭 原生家庭影响有多大n

花心男生的原生家庭 原生家庭影响有多大n 理论知识+实操课程+常见家庭案例集,内容层层细化聚焦,由普遍性到特殊性,让家长可以有更多的指导方法和经验。

本文关键字:花心男生的原生家庭,原生家庭影响有多大n,溥仪的原生家庭

本文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