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原生家庭网 >如何摆脱原生家庭 >

爆料袁立原生态家庭 原生家庭缺爱的女孩压抑

1 爆料袁立原生态家庭 原生家庭缺爱的女孩压抑 原生态家庭对心理的影响

 原生家庭是一个人从小到结婚生活的家庭。原生家庭对一个人的生活,工作,婚姻都有着非常大的影响。 每个人不可避免都带着原生家庭的影子,可以说原生家庭对一个人的影响无时不在,无时不有,生活中,工作中的许多问题往往都是由原生家庭衍生而来的。 美国著名的心理学、家庭治疗大师萨提亚认为:一个人和他的原生家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这种联系有可能会影响他的一生。 一个人从小与父母生活在一起,受到父母潜移默化的影响,形成了一些固定的生活习惯,有些是很不好的习惯。然而导致不自信,自卑的性格也是在原生家庭中影响的,有的人从小生活在不被认可的家庭中,慢慢的会经常否定自己;有的人在父母的高度关注中成长,然后就会担心怕做不好什么事情,会被父母发现,然后没有自我,只是为了父母而活,慢慢的也会不自信,或者过分追求完美,怎样摆脱这样家庭带来的性格缺陷呢?明天告诉大家 大家好,我是小颖老师,3年专注人际沟通与公众演讲培训,心理咨询师,人际沟通师,解决紧张导师,致力于帮助在当众讲话方面有障碍的群体,紧张相信很多人都有,当众讲话,或上台演讲,或开会发言,或者站在台上讲文案,心理紧张,而且出现紧张脸红心慌,紧张手抖,心跳加速、腿抖,声音颤抖,这些现象很多人解决的办法就是针对问题去解决问题,往往很难改变,没有透过问题看本质。加入老师这边的学习吧!老师帮助你!

爆料袁立原生态家庭 原生家庭缺爱的女孩压抑

近日,都市情感剧《都挺好》的热播,让“原生家庭”和“啃老”一词,在网上掀起民众热议。 何为”原生家庭“?原生家庭是指父母的家庭,儿子或女儿并没有组成新的家庭,通俗明了一点就是 指自己出生和成长的家庭。家庭中的气氛以及传统习惯,家人之间的互动和关系等都将会影响子女日后在自己新家庭中的表现,可以说是每个孩子幸福和不幸的开端。 《都挺好》中“未断奶的孩子”苏明成一角其实也是当前很多人的真实写照,衣食住行全依靠父母,甚至压榨父母的血汗钱。美其名曰是怕父母孤单,无人照顾陪伴在其身边,实则是丧失了独立生活的能力。 归根到底症结就在于父母自己身上,俗话说“子不教,养之过”,生活圈中一切以子女为重心,将全部的关注点放在子女身上的父母不在少数,他们给予子女极度的满足,放纵孩子的为人处事,甚至愿意牺牲一切都要给子女最好的,从而忽视了子女自身的发展需求,磨灭了子女的自控能力和对事物的思考认识,养成一贯以自我为中心的习惯和心态。 可想而知,原生家庭对一个人的成长、性格和行为乃至三观的影响都是至关重要的,人要认识自己原生家庭的影响,才不致将原生家庭一些负面的元素带到新家庭去。就像《都挺好》的编剧王三毛老师说过:“原生家庭欠你的,你得靠自己找回来。找不回来就是一场灾难,找回来就“都挺好”。

2 爆料袁立原生态家庭 原生家庭缺爱的女孩压抑 为原生家庭自卑怎么安慰


很久都没有追剧了,起初对《都挺好》没有多大兴趣。看了第一集就被这部电视剧深深吸引住了,很贴近生活很真实,甚至能从剧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都挺好》反映出现实社会中很多问题,比如养老,夫妻之间,妈宝男等问题。其中原生家庭的问题最引人关注,姚晨饰演的苏明玉从小得不到父母的爱,父母的各种偏心行为最终导致明玉和家庭决裂。明玉的结局还是不错的,她大学还毕业就遇到伯乐,最终成功蜕变成一位女强人。现实生活中,苏明玉只是个例。更多的人每天为生活打拼,成为大街上平凡的甲乙丙丁。原生家庭对孩子的影响有多大呢? 原生家庭都子女的影响是深远的,甚至影响一生。因为小时候对父母爱的缺失,长大之后他们可能会早恋,选错结婚对象。得到细微的关心就感到满足,做出错误的选择而造成严重的后果,而原生家庭是造成这个后果的根本原因。 其实原生家庭的问题一直存在,《都挺好》只是把这个问题放大了。现实生活中,高晓松,张爱玲等名人因为原生家庭,至今没能走出原生家庭的情感牢笼。他们的内心渴望得到父母的爱,而当明白事理之后,父母理所应当的忽略,给他们造成很大的伤害,以至于影响以后的生活。 在本应快乐的年纪得不到应有的快乐,就像苏明玉早早的步入社会,逼着自己摆脱父母。逃避这个环境,让自己成功是她证明自己的方式。为什么证明自己呢?她要证明她值得被爱。苏明玉只是证明了她有能力,变成女强人的她还是不被爱,不被家人接受。情感漩涡不是那么容易走出来的,原生家庭的孩子要怎样走出来? 笔者认为,沟通是最好的方式,和自己的内心沟通。正式自己的情感需求,让自己理智的看待各种情感。天下没有不爱孩子的父母,沟通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爆料袁立原生态家庭,原生家庭缺爱的女孩压抑,原生家庭好的女孩婚姻

3 爆料袁立原生态家庭 原生家庭缺爱的女孩压抑 郑爽原生家庭怎么了啊

 我不止一次想过脱离这个充满压抑的原生家庭,逃离讲不通道理的父母,就像有人说的那样,自由、自在、快乐,一辈子很短,我想我已经到了该为自己活的年纪。 每一次父母用自己的人生经验替我做决定时;每一次父母说‘看看谁谁谁多优秀’时;每一次父母催婚催生时;每一次父母表达为了我付出了多少心血时;每一次和父母谈后无疾而终时;每一次父母忽略我的想法时;每一次看到‘原生家庭’带来的伤害以及他们说‘父母总是在用自己的爱操控着孩子’时。 以至于,我无时无刻地不再思考,如果离开了他们,就没有了强迫、压抑、操控,也没有了被原生家庭迫害的下半生。 我想,那一定会非常轻松,至少能让我脱离一部分痛苦。 你是不是也曾这样想过?或者正准备这样做了? 而这个问题是无法这样彻底解决的,或许我们缺少的不单单是办法。 ‘这个问题’也一直困扰着我,甚至曾经夜不能寐,后来我开始寻找起始,试图解决。 于是,我总结了八个词汇:爱、父母、我、原生家庭、教育、信息茧房、极端的诱惑力、解决方法。 我想,你一定也需要真正的了解它。 父母 我看过太多关于父母的文章,也听过太多关于父母的故事。只是这其中一定出现了不少信息差,比如:有人会说他们这一辈子为了子女奉献,也有人会说他们是在‘滥用职权’,用自己的付出来换取对孩子的控制。 那些文章在批判父母的行为带给孩子多大的伤害,那些故事又在说父母的爱是任何情感都无法超越的存在。 想起我的父母,的确是没有人比他们对我更好,但也没有人比他们更爱干预我的事。 就说结婚这事,想必能引出不少人的共鸣吧?尤其是父母总是摆在嘴上的那句:“不结婚等老了就你自己,谁照顾你啊?谁管你啊?到时候我们都走了。” 其实这套说辞,在催生环节里一样能听到。 我当然据理力争,回复得也无非是那些话:“我自己能照顾自己,不找个合得来的怎么结婚?现在都自私又自我,我可不想一味的迁就别人,您们管好自己就行了,有我给您们养老,就别管我了,现在社会压力多大啊,哪有时间找对象。” 相似的场景太多了,父母总是想干涉我的生活,而我总是想躲开这令人窒息的‘关爱’。 每一次都会从谈话变成充满了火药味的争吵现场,然后不欢而散。 就像那些文章说的,父母总是顽固不化,而我自然也不愿意妥协。 他们是第一次做父母吧?我想是的。 我父母是在那个‘老传统年代’的教育下成长至今的,他们经历了饥荒的尾巴,被‘愚孝’耳濡目染,甚至在他们的眼里会将不听父母的话与不孝顺划为等号,他们只知道为了孩子能长大付出什么都是应该的。 我爸经常会说:“我是一家之主。” 因为他的父亲也是这样说的。 他们也经常会说:“为了你,我多辛苦都不觉得累。” 我知道,这是真心的,他们说出这话的时候,一定没有想着索取什么回报,也没将孩子绑在道德上去看待。只是在我出现‘不听话’的时候,这份‘真心地付出’变成了摆在心中的尖刺,怎么动都觉得疼,所以他们开始衡量开始思考,孩子为何不听话?孩子为何要叛逆?我明明付出了那么多,我明明是为他着想的。 所以,他们不知不觉中便成了‘道德的绑架人’,他们做过的事变成了‘需要回报的付出’。 社会变得太快,当越来越多的人发现真理,想屏蔽过去的‘糟粕’时,才发现被遗留下来的不光是‘糟粕教育和思维’,还有被它们影响的‘人们’。 比如:父母。 而父母根本不懂什么叫‘现代化教育’,却养出了一群‘现代化’的孩子。 他们是第一次做人,第一次做父母,也是从小被‘某些文化、环境’侵染长大的人。 我 我小时候还很‘懂事’,父母说什么我做什么,这样就有奖励。 比如:玩具、好吃的零食、去公园玩。 慢慢的我长大了,接触了更多的人事物。 我开始学着分辨什么是我喜欢的、愿意的,什么不是我想要的。 我有了自己的想法,最不愿意的就是被人‘左右’思想。 独立这个词从我的脑海里,一直叫嚣着,尤其是面对父母对我说教时尤为的明显。 明明那些道理我都懂,他们何必要一次次的当个说教者?果然爱教育人才是天性,我总是这么认为的。 我想,除了父母再也没人能打着‘爱我’‘管我’‘关心我’的旗号,来干涉我的思想了。 我自己的喜好,还会有别人更了解吗? 年少时不懂,才会出卖我的‘思想’,变成个听话的孩子,现在我懂了,被管教和操控的生活真的太压抑了。 我当然也尝试过沟通,但总是效果不显著,我的耐心越来越消减。 所以,我只能用最直接的方式去面对。 比如:拒绝、逃离、厌弃。 小时候父母总是教育我要‘体谅别人’,却总是‘让我不用体谅他们’,长大后,父母突然却说‘你为什么不体谅我们’。 其实,我也是第一次做孩子。 原生家庭 似乎现在一说起这四个字,大部分人都会自动将它化为‘不好’的那一类里。 ‘离开原生家庭’这样的声音总是能从众多家庭话题中脱颖而出,成为最热销的那一位。 每一个‘家庭’都会产生各种各样的问题,以至于变成了所谓的‘原生家庭’。 我看过很多讽刺的话,也看过很多自勉的话。 比如:有这样的原生家庭,肯定好不了哪去。 再比如:我总是告诉我自己,未来不要成为我的父母这样的人,让我的孩子变成‘原生家庭’中的一员。 其实,原生家庭是指儿女还未结婚时与父母生活在一起的家庭。 它或许不该被赋予那么多的‘形容词’。 那些呼喊着不想让自己未来的家庭成为‘原生家庭’的人们。 是否真的了解什么叫‘原生家庭’?自己的‘原生家庭’都没有尝试去改变,未来是否有能力在真正意义上的脱离‘原生家庭’呢? 爱 这又是一个大的话题。 我理解的爱,是无私的、热情的、奔放的、充满关怀的、可以付出自己一切的,甚至是忘我的。 相悖的是,如何将无私和忘我融洽的同时进行呢? 我将我最喜欢的割舍给了你,算不算一种无私?在私心这方面,我甚至做到了忘我。 当爱只是爱,它便可以如此。 但当爱被人当做抒发感情的最高情绪时,它又怎能不带有‘人’的情感。 父母觉得好,便把‘它’给了你。 你不一定觉得好,但对于父母来说,‘它’是他们能给得最好的。 “不给?”那怎么体现爱呢? 对于父母:爱是要付出的。 对于孩子:爱也是沉重的。 那是因为,爱从来都是一把双刃剑。 身为人,如何做到握住这把双刃剑,而不被伤害到? 信息茧房和极端的诱惑 这个先进的年代,促使我们更快速的吸取知识,得到更多的信息。 从身边看到的,以及网络上听到的眼花缭乱的事件,每一桩似乎都具有真实性。 我的好恶被拆分开来,我更愿意看到以及接受我想看到的,只要能引起我的共鸣,我便多去关注,并从心底认可‘它’。 我开始寻找那些和我思想一致的群体,加入他们,两耳不闻窗外事,只愿在这信息茧房里坐稳不动,又安全又快乐。 和我志同道合的人总是那么有趣,和他们在一起也总是如此的简单,完全不需要我在绞尽脑汁的去思考如何‘加入’,如何‘说服’,如何‘表达自我’。 我不愿意听不同的声音,那会使我无法思考,以至于烦躁。 当我看到了一篇批判原生家庭以及父母控制欲的文章,我便和他们说:“你们管好自己吧,人得先为自己活着。” 就像有的人,看到另外一些歌颂父母不易的文章,会赶紧检讨自我的问题,回家和父母道歉‘尽孝’,或者自我怀疑自我压抑。 人总是容易被‘信息茧房’困住。 被困住后,便会有极端的产生。 正如刘瑜所说:“极端太有诱惑力了,它的确定性、以及确定性带来的自信,它的简单、以及简单带来的省心、它的易辨识,以及因辨识度迅速集结的情感群体,真的太有诱惑力了。” 教育 人这一生总是离不开‘教育’。 来自父母、老师、社会、校园、周边环境等。 教育者负责的是如何教授,而能从中得到什么样的启示和知识是自己的本事。 ‘教育’这两个字本就不该被赋予情绪。 只是后来,我们都忽略了,它的真正意义。 教育不该用千篇一律的方式。 尊重受教育的差异性,才是真正的教育。 可惜,那个时候的父母不懂,我们也不懂。 而我们会说,未来一定不要和父母一样,不注重教育的意义。 这对自己的孩子可以,反之对自己的父母,也可以去尝试。 解决方法 “我小时候特别希望你姥姥姥爷可以多关注关注我,那时候孩子多。”我妈和我说的时候,我很不以为然。 “那你就把自己想要的强加在我身上了。”于是我这么回复她。 现在,我想起的是她当时无措的脸和那句‘我对你好还错了吗?’ 谁不曾被家庭的问题困扰过呢? 但当你把父母和自己的生长环境放在一起,便会清楚,这是新旧时代的碰撞,我们不该用对错来评价一个时代和时代的思想,但可以从中得到经验,总结方式,改正问题。 我们之所以不能接受他们的理念,是因为我们的生长环境是现代。 而他们无法适应现在的很多理念,同样是因为他们在过去成长。 年代的不同,便会产生差异的教育问题。 了解问题的原因不是为了去避责,而是为了找到解决方式。 这个世界最困难的便是感同身受,感受自己是本能,而感受他人本就是一项特异功能般的存在。 现代的素质教育从小就开始培养孩子的‘移情能力’,没有接受过这样教育的父母和我们自己,已经缺乏同理能力的前期教育,看到这里,是不是看到了自己和父母的相同点? 对,缺乏‘同理心’。 同样没有‘感同身受’的我们,又怎能不通过了解便能彼此和解呢? 那么。 我们是否了解过父母的思想,以及他们所成长过的年代?他们又为何有这样的教育思想和理念呢? 有没有和父母坐下来谈过?不是争吵,不是输出观点,而是倾听。 有没有不耐其烦地去和父母聊过自己的想法,一遍一遍的,就像是小时候他们对我们做的那样? 或许,我们无法改变出生,但却可以选择和父母切割,可是他们,已经把自己长死在了我们的身上,想分都要连着筋骨挂着肉。 当然这也不意味着,谁就要被‘道德绑架’,比如如何。 只是,除了切割和逃避,是否还尝试过其它的办法呢? 在解决问题之前,首先要明白的是,这个世界上没有能完全解决的问题,随时会有新的问题出现,所以一定要做好随时解决问题的准备。 解决问题的态度、尊重、沟通、耐心,一定是缺一不可的。 先和父母沟通,让他们了解新旧思想的环境、教育、思维的不同,在讨论的过程中,要明确地表示自己的想法和意图,也要倾听父母的想法和目的。 解决方式一定是在彼此不断探讨、不断沟通、不断尝试之下总结出来的。 耐心、耐心、耐心。这直接决定了每一次的探讨是有效还是无效。 就像当初,他们带着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用笨拙而专制的方式来教育我们。 他们无从选择,我们也一样。 而今,我们也拿出笨拙而专制的方式来“教育”他们。 我们无从选择,他们也一样。 只有做过了,你才能去说,我曾努力过,只是无法做到。 ‘原生家庭’是父母和子女的共同家庭,而不单单是父母控制下的‘产物’。 不是脱离原生家庭,而是纠正原生家庭。 逃避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完》

01 有一位女士来向我发出求助,她面容姣好,却看上去非常的焦虑,坐在我面前,语速很快,手不停地抠自己的指甲,让我很快感受到了她内心强烈的冲突。 听她说话就知道她受过良好的教育,因为她的叙述非常清楚和有逻辑: 她从小生活在一个完整却不健康的家庭环境中: 她的母亲非常的强势,在家里经常为鸡毛蒜皮的小事责怪父亲,而父亲总是用冷暴力来回应,然后恶性循环; 她的母亲对她要求非常严格,但是用打压的方式来教育她,让她在恐惧中不敢有丝毫松懈; 母亲因为父亲的冷暴力,把情绪垃圾全部都发泄到她身上,一言不合就对她进行谩骂;认为所有的不幸都是为了她有个完整的家,强行让她买单负面情绪; 父亲生性冷僻,对她也没有很多的关心; 她很努力,考上了大学,找到了一份很体面的工作,过上了看上去很成功的人生,但是她知道自己内心非常的不安…… 听到这里,我就知道这是一个非常典型也非常普遍的中国式家庭,因为母亲的不正确的教养方式导致孩子缺爱,缺乏认同,找不到真实自我。 可是,这位女士接下来的叙述并非如此表面: 她说自己受过高等教育,知道应该学会自救,所以她读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不断调整自己,学着去和原生家庭和解,去尝试着去爱。她成功了,组建了新的家庭,并且也有了一个女儿,成为一名母亲。可是问题就发生在有了女儿之后,这位来访者说:自从有了女儿,我发誓不能让她重复我的悲剧,我一定要让她在爱的环境中长大,要健康快乐,可是,我却发现我做不到!当小孩子不乖做错事的时候,我就会像我妈一样进行冷嘲热讽,发脾气,过后我又非常的后悔,加倍用温柔和爱来弥补……但总是这样忍耐加爆发,循环往复,不只是我自己筋疲力尽,精神分裂,我发现女儿也像我一样变得无所适从和害怕……因为教育女儿的关系,我和老公也频繁争吵,我突然发现我对待老公的态度跟我妈妈对我爸爸的态度一模一样…… 讲到这里,她失声痛哭:我最终还是变成我妈那样的人,我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的,原生家庭的伤害根本就改变不了。这到底是为什么? 02 “原生家庭”是这些年心理学界一个很火的话题,似乎所有感到不幸的人都能从家庭中找到原因,同时,很多文章也告诉受伤长大的孩子,当你意识到原生家庭给你带来的创伤,造成的影响,你就能与它切割,治愈自己。 但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很骨感,这位来访的女士已经是自救的佼佼者,她善于学习,并为之付出了努力,结果却让她更加的沮丧甚至失望,这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英国心理学家菲奥娜·默登在《镜映思维,人在社会中的自我形成》书中深刻探究了这一问题,作为一个人,我们的意识并不是孤立存在的,意识必须是以人的生物属性作为基础的。 首先,主管我们意识的大脑是被“镜映系统”所塑造的。 什么是“镜映系统”呢?从出生时起,我们大脑中的一部分神经元回路就开始被“激活,并且像镜子一样映出周围每一个人的每一个动作,以及自己每一次与他人的沟通交流。这些神经元负责大脑内部的沟通联系,彼此传送各种生化信号,让我们能够理解身边的事并做出反应。这些神经元连接为我们学习和记忆提供了基础。随着我们的长大一步步走向成熟。 其次,父母是我们天然的最主要的“角色楷模”。科学家通过研究发现,我们的大脑具有可塑性,但是过了幼年期之后,我们的大脑会越来越难改变。在幼年成长的过程中,孩子学的大部分内容是怎样与他人共存,怎样社交,而这一切都由镜像系统掌控。所以父母就天然成为我们最重要的角色楷模。 所以说父母塑造孩子的性格和观念是一种不宜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这既能对孩子产生积极的影响,也能对孩子产生消极的影响。原生家庭的不幸就是在于这种消极的镜映是孩子无法选择和拒绝的。最后,神经元回路的确定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父母对待孩子的态度不断在孩子的脑海中进行镜映,孩子又一遍遍进行模仿,经过无数次的重复,神经元便得到了形成和巩固。就像一条泥泞的小沟壑,经水流不断冲刷,就会逐渐形成凹槽,出现一条“阻力最小”的水道。 就像来访的这位女士,虽然她长大在意识层面想极力控制自己的沟通方式,但是在她在情急之下面对老公和女儿,她的大脑回路必然会不经思考,直接走“阻力最小”的水道。也就是她年幼时候无数次镜映出母亲对待自己和父亲的方式态度。 03 我们要用成年后微弱的意识去对抗大脑已经经过千锤百炼形成的神经元回路,这个难度是很大的。 所以很多时候,明明我们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却总是做不到。面对亲近的家人,明明想要和颜悦色,你的大脑却不假思索大发雷霆;面对重大挑战,明明想要迎难而上,可大脑却很诚实地先行一步给自己破了冷水。这样的战争,真的好辛苦。 那是不是我们就放弃挣扎,束手就擒呢?《镜映思维,人在社会中的自我形成》中给了我们这样的建议: 首先,要接纳自己。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也当然没有完美的父母,更没有完美的家庭。没有缺点没有伤害的家庭是不存在的,在想着疗愈自己创伤的同时,也不要忽略自己得到的滋养。这些不同和得失才成就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自己。 要知道,没有人可以跳过童年直接来到成年,也没有人可以和自己的过去做彻底的切割,千万次形成的神经元回路不会因为瞬间的认知而发生改变,要顺应科学规律。所以才说“幸福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而不幸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给自己多一点时间。 其次,寻找新的角色楷模。我们了解了大脑神经元回路的形成过程,就明白角色楷模对我们成长的重要性。如果自己的父母没有成为自己童年优秀的角色楷模,那么在我们有自主意识以后,可以重新有意识为自己寻找新的角色楷模。 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就寻找具有这样特质的人成为你的角色楷模,他可以是你的配偶、师长、朋友等身边的人,也可以是你的偶像。镜映并模仿他们的说话方式、行为动作以及笑容。感谢现代媒体技术的发达,让一切都没有那么难。要相信与抽象的自我要求相比,镜映角色楷模的效果要好的多。 最后,当好他人的角色楷模。特别是我们孩子的角色楷模。 我们很难总是通过角色建模传递正确的行为观念。我们也有糟糕到勃然大怒却又无能为力的时候,我们也会说一些令自己后悔的话,我们应对艰难险阻的方式并不总能令我们感到自豪,但我们可以有意识地用积极正面的方式感染孩子:健康合理的饮食搭配运动,因为这能让他们身体健康;大量阅读,因为我们希望他们也这样做;关心体贴他人,努力工作,尽量控制自己的行为。即便我们的行为方式并不是最好的,但这也能让我们的孩子明白该怎么做,这样也能让他们变得谦逊明理。 你不需要完美,当你真实又坦诚地向孩子展露你的努力时,你们双方都会获得巨大的成长。 脱离原生家庭的影响,真的很难,但是,我们可以接受它成为自己人生的一部分,并且去改进他,给自己时间,给自己机会,当你努力去做这些事情,当你在孩子身上看到变化,这个过程就是疗愈自己创伤本身。



爆料袁立原生态家庭 原生家庭缺爱的女孩压抑

爆料袁立原生态家庭 原生家庭缺爱的女孩压抑 大多数留学生可以慢慢渡过这个语言适应期,但也有小部分无论怎么努力,语言都是一个障碍。有时候,这个障碍与语言学习能力是没有关系的,而是在心理层面未能完成对父母(原生家庭)的分离与超越。母语在一定层面上象征着“父母”或“原生家庭”。

本文关键字:爆料袁立原生态家庭,原生家庭缺爱的女孩压抑,原生家庭好的女孩婚姻

本文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